虚拟内存存在着很明显的价格涨跌周期

2020-11-17 09:35:00

猪周期的存在主要是产能和供需的动态平衡,而内存条的涨跌更多地取决于芯片大厂之间的竞争。

2019年最好的理财产品是猪五花,再往前是球鞋和显卡。

但如果追溯到2017年那时候,你出门腰上挂一根16G DDR4内存条,那可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了。

还有个段子是「2016年开网吧,买了400多根DDR4 8G内存条,一根180块钱。今年2017年,网吧赔了10多万,昨天我把网吧电脑全卖了,二手内存条卖500一根,居然赚回了我开网吧的钱。」

这些理财产品里最相似的可能就是内存条和五花肉了。关注商业的朋友就会知道这两种商品都存在着很明显的价格涨跌周期。

猪周期的存在主要是产能和供需的动态平衡,而内存条的涨跌更多地取决于芯片大厂之间的竞争。

这期内容,我们来聊一聊内存条的发展史。

1982年,英特尔发布了80286处理器,而搭载这一处理器的也就是我们这些老年人口中的286电脑。

286电脑出现之后只靠主板上的内存显然已经无法满足需求,于是内存条诞生了。

1987年杜纪川、孙大卫发明了全新的单列直插式内存模组,也就是SIMM,并创立了一个我们耳熟能详的公司——金士顿。

在SIMM的封装模式下,内存呈条状结构。于是直到现在,我们都将内存叫做「内存条」。

从那时起内存芯片技术不断升级换代,从SDRAM到DDR SDRAM,到后来的第二、第三、第四代DDR SDRAM,再到即将普及的第五代DDR5 SDRAM,内存芯片的存取速率翻倍式增长。

存储容量也从KB世代、MB世代进化到现在以GB为单位。

技术的飞跃提升让内存不再是计算机的瓶颈,彻底释放了内存条市场的消费力。

这也给今日金士顿稳坐内存条市场龙头老大的位置提供了基础。

90年代,三星通过美国的扶持,以及对日本企业的疯狂挖角实现了后来居上。

此时,日美半导体协议已经结束。日韩疯狂地在内存芯片上打起了价格战。

美国顺势而为对日本企业征收了100%的反倾销税,而对韩国只征收0.74%。

加上日本1991年泡沫经济破灭,日本已经无力阻止韩国内存的崛起。

整个90年代,三星在颗粒市场上屡创新高,颗粒产能不断增强的同时,技术难关也被不断的攻破。

如火如荼的半导体芯片产业也带动了内存条市场,金士顿依靠优良的品质与创新的经营理念逐渐成为真正的一线大厂。

金士顿在内存行业占据了领导地位的同时,三星也正式成为真正的DRAM一线大厂。

这时日本一些老牌DRAM大厂,纷纷上门寻求给金士顿供货的机会,毕竟只有跟着龙头老大混才有钱赚。

这里科普一下DRAM,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ynamic Random Access Memory),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内存芯片。

我们使用的电子产品一切程序都运行在内存之中。内存越大,能同时运行的程序就越多,运行也越流畅。

DRAM技术生产出的DRAM芯片通过金士顿这些厂商的封装成为内存条,就可以插在电脑上使用。

1999年,撑不下去的日本,将日立,三菱和日本电气三家的内存业务合并组建了尔必达。

现代芯片部门和LG也在同年完成合并,后来改名为海力士。

镁光则收购了前东家的前东家,德州仪器的内存部门。

至此,全球内存厂商仅剩不到10家。八成市场份额捏在四家公司手上。内存芯片市场进入了巨头倾轧的时代。

巨头之间的价格战,08年金融危机,加上整个行业在微软Vista系统上的预判错误,使得DRAM芯片的价格此后数次雪崩。

作为原材料的DRAM芯片价格下降,发生在互联网时代的大背景下,反而使得整个存储芯片行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会。

2003年到2013年,被称为存储芯片行业波澜起伏的黄金十年。

同样是在这十年中,内存条市场上也涌出了很多类似玩票性质的厂商,因为越是容易捞钱的市场,浑水摸鱼的人也就越多。

做零售的厂商都喜欢把自己包装起来,无限细化产品线让用户眼花缭乱,从而找到获取更高利润的良机。

2005年的IT市场,型号的一个差异,可能会导致价格天差地别。

海盗船、芝奇、金邦、金士顿、宇瞻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也不断的出现在用户的眼前。

在美商海盗船凭借白金统治者走俏高端内存市场时,随之而来的也是对产品褒贬不一的评价。

芝奇则作为一个不为国内用户熟悉的冷门品牌,迅速成长为一个玩家炙手可热的零售产品供应商。

金士顿则在市场中凭借优良的做工和极佳的稳定性与兼容性,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成功建立起用户的信任,拒绝依靠「迷之产品线」来获取利润,最终稳坐老大之位。

曾有一段时间,金士顿成为了「内存」的代名词,市场占有率常年在70%以上。

金士顿的地位很大程度是依靠其无出其右的兼容性。

主板厂商在测试内存兼容性时,甚至都将金士顿内存作为一个参考标准。

如果一块主板在出厂前测试中无法兼容金士顿的内存产品,那么这块板子需要回炉检查哪里出了问题。

金士顿在行业内几乎成为了兼容性的标杆,在行业的黄金十年成为了赢家。

而渠道经销商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大量商家都开始寻找借机捞钱的的机会,以次充好,借助信息不对等来获取更高利润差的情况比比皆是。

也有经销商从简单的「二道贩子」转变成「国际炒家」,低价囤积内存再等到高位抛售。

2006年-2008年前后,内存市场的价格战终于达到白热化阶段。

曾有一段时间,一条4G DDR2 800Mhz的金士顿内存市场售价最低已经可以用75元人民币买到。

而同时期,主频更低的DDR-533内存在二手市场上还要100多块。

打个比方,就像是iPhone11 Pro都只卖五六千了,上一代的iPhoneXs二手价却还要卖8000,堪称IT界的奇景。

作为消费者,当然买又便宜又新款的一手产品啦。于是一时间,囤积内存的二手贩子们赔了个底儿掉,哀鸿遍野。

作为国内最大的电脑硬件交易流通市场,中关村里因为内存投机失败而跑路甚至跳楼的案例时有发生。

在这种级别的竞争中,奇梦达撑不住了,成为第一个祭品,而内存市场也迎来一次洗牌。

但无论市场洗牌如何,金士顿的内存条产品依然活跃于所有经销商与用户的视线中。

2012年尔必达宣布破产被镁光收购内存芯片成为了镁光,SK海力士,三星三家巨头的市场。

而金士顿依然坚挺,市场评价依然稳定,任凭行业如何变化,窗外风吹雨打,金士顿只是闲庭信步,正襟危坐。

这在稍有不慎就会尸骨全无的IT市场中,是一个奇迹。

到2019年市调机构DRAMeXchange发布最新数据显示,金士顿是全球最大的内存条厂商,2018年市场占有率高达72.17%。

金士顿内存的统治到了什么地步?排名第二的美商世迈(SMART Modular)份额仅为5.07%。

这就有了内存只分为两种,一种是金士顿内存,另一种是其它内存的说法。

而且金士顿这个公司更为神奇的地方是经营理念可谓「随心所欲」,不但成长到今天依然没有上市,而且传闻员工上班不打卡、没绩效考核、一人工作、全家医保。

在人们的观念里,这样的制度似乎只存在于那些新兴的互联网公司。但是金士顿这样的实体企业却依靠这样的经营理念将细分领域做到了世界第一。

而当初那些「捞一把就走」的内存品牌诸如亿储、富豪、超胜等等都只是昙花一现。

不得不说,在战火纷飞的环境中,稳中求胜的金士顿算得上是一股清流。

即使我们把目光放到2019年,金士顿是最后一批迈入后IT时代的RGB行列的。

但是现如今,金士顿依然占据高端RGB内存的头部位置。

回到最开始我们说的内存的价格忽高忽低,究其根本是因为内存行业的强周期性。

比如因为移动互联网浪潮消费者换手机需求极速扩张,市场对DRAM需求暴增价格自然会提高。

时不时的火灾、停电、罢工、污染等等千奇百怪的问题都会影响价格,甚至绝地求生的火爆都从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市场的需求。

早期由于内存容量普遍不足,价格又非常昂贵,用户们也开发了许多能让自己「省点钱」的操作。

从WIN95时代,虚拟内存技术就开始被少量玩家所使用。

而到了WINXP时期,虚拟内存则成为了每一个PC用户的必备技术。

从硬盘空间中划出一部分专门用于映射内存数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减少电脑内存容量不足所导致的卡顿。

其中硬盘的外圈速度最快,所以将虚拟内存锁定在速度最快的硬盘外圈是一个需要不断调试的操作。

等到了Vista和Win7时代,Windows系统内新增的ReadyBoost功能又得到了玩家青睐。

究其原理,实际上就是将虚拟内存这种缓存性质的技术迁移至响应速度较快的闪存中去。

一个性能尚可的U盘可以为系统带来可观的流畅度提升。

在内存价格巅峰的时段,Intel甚至推出了「傲腾内存」,声称可以替代内存,但实质上只是一个大号的ReadyBoost罢了。

但随着市场趋于平稳,内存价格重回稳定,价格与容量的天平开始逐渐向反方向倾斜。

而在内存价格最为低廉的那一段时间里,由于容量不再是问题,用户就开始将视线放到如何更好地利用内存剩余空间这一点上。

大多数的用户都处于内存过剩的状态,加上SSD技术已经非常成熟,虚拟内存以及ReadyBoost这种东西就已经再也没有用武之地了,

虽然虚拟内存功能现在依然存在于系统之内,但是已经不需要用户花费大量的心思去研究如何挖掘那一点点性能的产出。

同时RAMDisk、RAMCache等软件此起彼伏,用户试图通过改造内存的方式来榨干内存每一丝可利用的价值。

直到SSD出现之后,依然有部分用户在使用这些软件,一方面是内存的容量足够充裕,另一方面是内存那极致且疯狂的传输性能实在是令人难以自拔。

市场复杂,涨跌就多。加上内存行业本身重资产一旦投产没法停,产量低了也不是那么容易增加产能,导致周期性更明显。

同时使用DRAM颗粒的设备越来越多:平板电脑、手机等等都在挤占本就不是非常充足的产能供给。

随着内存逐渐变成寡头的游戏,大公司的定价权将越来越明显的影响市场价格,价格也就会越来越不稳定。

而用户作为终端消费者就只能在这不断搅动的市场环境中随波逐流。

而现在,由于疫情影响全球范围内的工厂均呈现大幅度减产趋势,供给再一次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也许内存的再一次上涨会很快的到来。

有钱了就插满内存,它陪你风花雪月;没钱了就卖掉内存,它陪你东山再起。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