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立信救华为 造成新型技术延迟推出

2021-01-06 16:47:39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个元旦假期,来自瑞典主流媒体《每日新闻报》的一篇报道,让一条旧闻重新发酵,给远在中国的通信圈掀起了层层波澜。

1月1日,《每日新闻报》报道称,爱立信CEO鲍毅康呼吁瑞典商务部“采取行动”和“介入并带头”取消针对华为的5G禁令。据称,鲍毅康在发给瑞典商务部长哈尔伯格的信息里,多次谈到爱立信在瑞典的存在,以及是否会像以往一样继续存在,如“我仍然希望瑞典能提供帮助,重视我们在瑞典的存在”,“虽然感谢您所做的工作,但就目前看来,瑞典对爱立信而言确实是一个糟糕的国家”。

1月2日,这篇报道被《环球时报》以《“如果对华为的禁令仍然存在,爱立信将离开瑞典”》为标题传播;一天之后,《环球时报》再次发文,称鲍毅康否认其以“爱立信将离开瑞典”相威胁。

从冲冠一怒到理性平静,虽然前后两篇报道呈现出了不一样的爱立信,但这些沟通都发生在1个多月前,爱立信的态度并没有反转,只是媒体没有一次报道完毕。

对于爱立信,华为是竞争对手,更是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伙伴。作为一家拥有140多年历史的瑞典公司,爱立信自然明白,理性冷静而非意气用事,才能真正帮助华为渡过难关。

鲍毅康给哈尔伯格的信息,是对2020年10月瑞典政府宣布的一项禁令的回应。

2020年10月20日,瑞典邮政和电信管理局以“国家安全”为由,宣布禁止参与5G频谱拍卖的瑞典电信企业使用华为或中兴公司的5G设备,正在使用的设备必须在2025年初之前完成更换。

禁令发布的第二天,即10月21日,鲍毅康就在接受《瑞典日报》采访时公开了反对态度,表示爱立信并不乐见美国以及瑞典排挤其最大竞争对手华为。他称,此举将阻碍市场的自由竞争和交易,并且会造成新型技术延迟推出等,重新考虑这些决定很重要。

11月13日,鲍毅康接受了中国媒体的采访,支持华为在瑞典发起诉讼,表示这个世界需要公平竞争环境。

而这一次,瑞典《每日新闻报》的报道,让我们了解到更多不为人知的事实,知道了爱立信在幕后所做的更多努力。

11月6日,瑞典华为表声明称,瑞典华为提出上诉,要求斯德哥尔摩行政法院发布临时禁令,立即停止执行禁令,并撤销该决定中关于华为的限制性要求。根据《每日新闻报》的报道,鲍毅康与哈尔伯格的信息沟通发生在11月4日和8日,当时正值瑞典华为对瑞典邮政和电信管理局提出上诉,要求停止执行禁令之时。危机关头,爱立信与华为统一战线。

或许是帮助华为心切,根据《每日新闻报》,鲍毅康与哈尔伯格的直接沟通中,措辞比较直白,如“鲍毅康向瑞典商务部指出,瑞典对华为的5G禁令可能会导致他的公司受到惩罚”,“鲍毅康还在对话中表示,爱立信在帮助华为寻找法律代表,并已和几家瑞典律师事务所谈过,但都无果而终,他形容‘这里有很多懦夫’”。

帮助华为就是帮助自己

爱立信之所以帮助竞争对手华为,是因为中国市场已经成为其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数字显示,2019年,中国市场为爱立信带来7%的营收。2020年三季度,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了8.5%。“我们的愿望是要不断扩大这个比例,中国市场具有战略意义。”鲍毅康表示。

特别是在5G市场,爱立信在中国的份额超过10%,爱立信成为三大运营商在5G时代都选择的唯一外企设备商。

SA高级分析师杨光表示,在全球5G网络设备市场中国约占3/4的份额,近期工信部宣布2021年将新建60万个5G基站,按照这个速度中国在全球5G市场占比不会下降。“爱立信虽然在中国市场只有10%的份额,但已经产生非常可观的收入,守住中国市场不容有任何闪失,因此爱立信对中瑞两国政治关系很敏感,主动出面进行游说。”

此外杨光认为,Open RAN的冲击也是爱立信帮助华为的一个原因。在5G技术创新方面,Open RAN势不可挡,并对传统设备商形成了一定冲击。杨光认为,虽然运营商在高价值区域会选择传统设备形态,但在某些市场还是会尝鲜Open RAN,从而对传统设备商带来冲击。面对Open RAN,诺基亚可能会采取激进策略,而爱立信一方面会密切观察市场形势,另一方面会更加重视中国市场,提高业务发展的确定性。

从与华为的关系看,对于爱立信而言,华为是竞争对手,更是一个健康生态体系中的重要伙伴。“华为确实是爱立信最强大的竞争对手,其实双方的关系不仅有竞争也有合作,尽管两家公司在产品上有所竞争,但是在推动全球电信标准的制定和发展当中,双方有着广泛合作。正是因为两家企业间的竞争加合作关系,推动目前全球范围内使用3GPP相同标准的用户达到了80亿。”鲍毅康表示。

对华为5G禁令仍然有效

新年伊始,爱立信领头人鲍毅康为帮助华为奔走斡旋的更多细节得以曝光,并且是有节奏地曝光,其中有两点需要值得注意。

第一,《环球时报》的标题《“如果对华为的禁令仍然存在,爱立信将离开瑞典”》并非鲍毅康的原话,而是一种暗示。《每日新闻报》在原文中并未写道,鲍毅康发出过这样的直接威胁。《每日新闻报》指出,鲍毅康否认其以“爱立信将离开瑞典”相威胁。他强调:“我们的灵魂在瑞典,这里是爱立信的基地。”

第二,鲍毅康的信息于11月4日和8日发出,时隔近2个月之后,恰逢2021年新年之初,媒体对此进行报道。

关于“爱立信离开瑞典”的解读,是媒体夸大其词、吸引眼球的惯常说法。而在一天之后又发文澄清,可能是因为读者反应过于强烈,这可能对于华为、对于中瑞关系都将带来不利影响。

被推迟曝光的原因,杨光认为,有可能是针对最初对华为的禁令,只不过最近曝光了出来。通信世界全媒体记者分析,也有可能是圣诞加元旦长假,行业内无新闻,所以当地媒体翻出了旧闻。亦有可能近期中国政府正式宣布60万个基站新建计划,使得爱立信在新年伊始再度提高了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

虽然鲍毅康积极斡旋,但是似乎收效甚微,根据《每日新闻报》报道,哈尔伯格回应称:“我真的想尽我所能,但是瑞典政府无法对禁令进行干预,因为这一决定是由瑞典电信监管局(PTS)根据安全部门和国防军的建议作出的。”

翻译下:我也无能为力,这事不赖我。

据悉,12月中旬,斯德哥尔摩上诉法院的最新裁决让华为5G禁令重新生效,但也认为华为有权上诉瑞典电信监管局。

这表明,瑞典对于华为的5G禁令仍然生效。

因此,华为的自救,以及爱立信出手相救,依旧征途漫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