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怪异“新人类”至少是不同群体的混合

2021-08-03 11:34:05

14万年至12万年前,一些最早的现代人冒险走出非洲进入中东,他们可能遇到了一个长相怪异的尼安德特人,但后者的石制工具和现代人的一样。这个在以色列发现的新化石引发了古人类学家的激烈争论:它是中东已知的最早尼安德特人,还是之前未知的尼安德特人祖先的晚期遗存?

英国剑桥大学古人类学家Marta Mirazon Lahr在一篇评论中写道,在非洲和欧亚大陆的主要通道上发现看起来非常原始的工具制造者,是一个“重大发现”。

中东地区是现代人和尼安德特人交汇的“十字路口”。在以色列发现的现代人化石可以追溯到13万年前,而直到7万至6万年前,可识别的尼安德特人才出现在该地区的化石记录中。化石和古代DNA均表明,尼安德特人起源于40多万年前的欧洲,之后来到中东,可能在这里遇到了走出非洲的现代人,并与之繁衍。

这些新化石是过去几年在以色列中部一个石灰岩采石场的天坑中发现的。2010年,一个施工队在该地点发现了第一批工具。接下来的5年,一个由希伯莱大学考古学家Yossi Zaidner领导的团队从Nesher Ramla的露天遗址中,挖掘出一块古代头骨的碎片、一块几乎完整的颚骨和一颗臼齿,它们很可能来自同一个人。根据日前发表于《科学》的两篇论文,科学家还从同一沉积层中挖掘出了可追溯至14万年至12万年前的动物骨骼和打火石工具。

这些石器是用所谓的勒瓦娄哇技术制造的——这是该地区现代人也是后来出现在该地区的尼安德特人的典型特征。但是,特拉维夫大学古人类学家Hila May认为,这些化石显然不是智人。May说,这些化石“怪异”地混合了古人类和尼安德特人的特征。例如,强壮的下颚和臼齿与尼安德特人相似,但头盖骨的顶部更厚,更像人类的古代祖先。

特拉维夫大学牙齿人类学家Rachel Sarig说,这些臼齿的内部结构让她想起了在以色列Qesem洞穴中发现的可以追溯至大约40万年前的古人类牙齿。这表明,这些化石属于以前未知人属人种的“晚期幸存者”,或者属于生活在中东地区的另一谱系尼安德特人。特拉维夫大学古人类学家Israel Hershkovitz说,它们也可能属于尼安德特人和古人类的混合体,这将为在大约79万年至13万年前的中更新世横跨欧亚大陆和非洲的不同类型人群增加一个新的成员。

在论文结尾,研究人员提出一个观点:这些化石混合了古代人和尼安德特人的特征,可能是某一群体的“晚期幸存者”,该群体可能是欧洲和亚洲早期和晚期尼安德特人的原始种群。

然而,这一结论遭到了质疑。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进化人类学研究所古人类学家Jean-Jacques Hublin表示,这些化石太新了,不能代表尼安德特人的原始种群。已知的尼安德特人祖先最早生活在40多万年前的西班牙。

“这是对化石证据的过度解读。”他说。相反,他认为古代人和尼安德特人特征的混合可能反映了地区差异,生活在中东的尼安德特人与欧洲的尼安德特人不同,或者至少是不同群体的混合。在他看来,牙齿是对化石进行分类最重要的身体部位,“这颗牙齿就像尼安德特人的牙齿”。

加拿大温尼伯大学古人类学家Mirjana Roksandic也认为,Nesher Ramla标本太年轻了,不能作为尼安德特人来源的严谨证据;但新化石表明,现代人和尼安德特人在中东的交流比之前认为的要早。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