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级”天文台“降级”担心对于国际合作和基础研究的倾向也是未知

2021-08-17 10:50:58

对于Sepehr Arbabi而言,上周举行的伊朗国家天文台(INO)落成典礼应该是一个值得骄傲的时刻。这位天体物理学家花了13年时间克服各种障碍,使这架世界级光学望远镜具备了坚实的技术基础。

“我觉得INO就像我的孩子。”Arbabi说。5年前,他不再参与这一项目,目前在德国维尔茨堡大学工作。

现在,Arbabi和一些同事担心,不透明的项目管理和伊朗政局变化会威胁这一3000万美元的项目——INO也是伊朗最大的科学项目。

许多人都认同,正如伊朗天文学会在一份声明中所说,这次落成典礼的举办“不合时宜”。因为INO还未安装两个关键部件——主镜和转向器,后者是一个装有传感器的组件,用于跟踪恒星并使图像更清晰。

约20年前,谢里夫理工大学和德黑兰基础科学研究所(IPM)的理论天体物理学家Reza Mansouri负责领导建造INO。2004年,他聘请Arbabi担任项目工程师。

Arbabi负责从德国采购价值195万欧元的天文台主镜,这需要躲避对伊朗的国际制裁。但是伊朗国内的政治因素缩短了Arbabi的任期。尽管在INO技术监管方面取得成功,但Arbabi说,他“总是被当作陌生人对待”。2016年,IPM解除了Mansouri在INO的管理职务,不久后,Arbabi的合同也没有续签。

Mansouri担心最近的设计可能会阻碍INO发展。虽然不能再看到INO的文件,但他认为,根据该设施的照片,“管理人员以牺牲图像质量为代价,彻底改变了最初的设计”。

他举例说,主镜离地面不够高,无法将热波动降到最低,而且外壳也缺乏减少湍流所需的通风百叶。他担心伊朗最终得到的是一个“第三世界而非世界级的望远镜”。

INO主任、IPM天体物理学家Habib Khosroshahi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另一个担忧是伊朗政局变动将影响INO的前景。负责科技事务的伊朗副总统Sorena Sattari支持INO,并在落成典礼上发表了讲话。Khosroshahi则在2018年的《自然—天文学》上表示, INO的观测结果将对国际社会开放。但将于下月上台的当选总统Ebrahim Raisi尚未阐明他的科学政策;他对于国际合作和基础研究的倾向也是未知的。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