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量子计算故事材料报上去后便杳无音信

2021-08-18 15:31:41

“您近日来信及所附材料都收到,我很同意您说的我国应统一组织全国力量攻克量子信息系统的技术问题。”

这是1998年我国“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钱学森给当时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郭光灿的回复信里的一句话。

郭光灿在收到回信时意外又感动。钱学森都不认识他,居然那么快就给他亲笔回信。而且从这封回信中他才得知,钱老当时已经行动不方便。

近日,郭光灿委托孵化自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合肥本源量子计算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本源量子)将这封珍藏了23年的书信手稿(复印件)捐赠给网络安全科技馆。

给钱学森的一封信

23年前,中国的量子科学落后于国际前沿20多年。但郭光灿预判,量子信息一定会成为未来各国激烈竞争的领域。

如何尽快步入世界前列、实现赶超,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郭光灿脑海中。他想了各种办法,包括著述《量子光学》教程、在《物理》杂志写科普论文、参加会议……

但当时量子信息在中国太新太小了。

“当时没什么经费,很多人也不看好我们,但我们就是相信这个领域一定会开花结果,哪怕四处碰壁,我们也要走下去。”郭光灿说,当时量子在国内毫无“名气”,如何扩大影响力,是亟须解决的问题。

1998年,郭光灿谋划组织量子信息香山科学会议。其间,他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找全国最牛的科学家来做会议主席,影响力就有了。

说做就做,郭光灿很快就给钱学森写了信,向他汇报量子信息领域的国内外进展,大胆建议我国应该以“两弹一星”精神推动量子信息的发展、抢占先机,同时邀请他做量子信息香山科学会议主席。

那时,郭光灿根本没想到钱学森会那么快回信。

钱学森的亲笔回信

虽然钱学森当时已80多岁,手书的几百字,仍笔力雄健。面对郭光灿的邀约,他写道:“此事关系到国家大事,必须由国务院领导来找人办。当年‘两弹一星’就是周恩来总理亲自领导的。但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而现在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时代。时代不同了,老一套方法是行不通的。我国在80年代初攻大规模集成电路就遇到这一难题……来信说要我去主持您们申报的‘量子通讯和量子计算’香山科学会议,这我很不敢当。但我现在已行动不便,已不能参加任何会议了。未能从命,请恕!”

这封信给了郭光灿极大的鼓舞:“钱老都这么关注和支持量子信息的研究,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全力以赴。”

郭光灿后来找到同为“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的王大珩(后者在香山科学会议第98次学术讨论中担任执行主席)。王大珩专于经典光学,但他触类旁通,马上意识到了量子信息研究的意义,欣然应邀。他说:“中国人在这个领域必须要有自己的声音。”

在老一辈科学家的支持下,量子信息香山科学会议成功举办,郭光灿也通过主题报告,让更多人知道了量子信息这个领域。

第一个量子信息“973”

自给钱学森写信那年起,郭光灿就一直在申请国家“973”项目。然而第一年、第二年材料报上去后便杳无音信。

后来郭光灿才知道,申请根本就没有被讨论,因为当时专家组的部分专家认为,经典信息尚未研究清楚,搞什么量子信息?

2001年,当时国际上量子信息已经比较“火”了,国内也逐渐意识到其重要地位。在第四次申请之后,郭光灿团队终于拿到了中国量子信息领域的第一个“973”项目。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