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一条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路子 设立长远保护目标

2021-09-28 10:55:59

“极度濒危灵长类动物海南长臂猿今年又添了两只婴猿!”

“两只猿宝宝还没取名,欢迎大家踊跃参加起名活动。”

日前,海南长臂猿喜添婴猿海口—马赛联合新闻发布会在两个城市同步举行,海南省林业局(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党组书记、局长黄金城发布重大喜讯并为婴猿征名。

在马赛发布会现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物种存续委员会灵长类专家组发布了《海南长臂猿保护案例》。报告中提到,基于自然恢复的方法(NBS),通过科学有效保护,海南长臂猿的数量从最少时的7—9只,达到了现在的35只,中国创造了世界珍稀动物保护的奇迹,向世界奉献了生物多样保护的中国智慧。

这份成果报告背后,是各方力量组成的海南长臂猿保护团队,他们以科学有效的行动,向世界讲述了一个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故事。

从不足10只到5群35只

长臂猿是世界四大类人猿之一,也是最濒危的灵长类动物种群之一。全球20种长臂猿中,有5种极度濒危、14种濒危、1种易危。资料显示,海南长臂猿是所有长臂猿中最濒危的,已被列入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该种群目前仅分布在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范围内,是海南热带雨林原真、完整的指示物种。

黄金城介绍,今年3月2日和3日,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管理局霸王岭分局海南长臂猿监测队发现,海南长臂猿B群和D群各新增一只婴猿,分别为7月龄和6月龄,持续的监测显示,两只婴猿健康状况良好,生长发育正常。8月23日,经过专家鉴定,一致确认这是两只新的婴猿。“去年8月份也出生了一只婴猿,至此,海南长臂猿的种群数量已经恢复到5群共35只。”黄金城说。

“海南长臂猿不断有新的婴猿被发现和公布,说明基于科学和尊重自然规律的保护,其种群正在朝健康的轨道稳步向前。”IUCN总裁兼理事会主席章新胜说。

“这是一个成功的故事。”IUCN物种存续委员会灵长类专家组小猿组副组长苏珊·切恩博士表示,由于中国政府的有效保护,中国和国际专家学者、保护组织的联合科学攻关,以及来自自然保护区民众的共同努力,海南长臂猿数量才得以稳定增长。

“马赛大会发布海南长臂猿保护案例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中国科学院院士、海南大学校长骆清铭指出,国际学术界对海南长臂猿保护高度认可。

中国理念值得借鉴

从早期不足10只,到2003年的2群13只,恢复到现在5群35只,海南长臂猿成为长臂猿世家中,唯一一种种群数量实现增长的长臂猿。关于海南长臂猿保护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

热带雨林是海南重要的生态资源,也是海南长臂猿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20世纪70年代末,一位先驱研究者提醒当地政府,有一小群海南长臂猿残存在霸王岭和黎母山热带雨林中。很快,海南省成立霸王岭省级自然保护区,面积为21.39方公里。1988年,霸王岭被国务院提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面积扩大到66.26方公里。2003年,该保护区面积再次扩大,达到299.8方公里。

1998年,我国启动了第一个以保护天然林资源为目的的生态工程“天保工程”并在海南强力推行,禁止猎杀长臂猿和砍伐原始森林。与此同时,伐木工转变为护林员,周边社区居民的生计问题得到解决。2016年,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联合多家机构共同制定了《海南长臂猿保护行动计划》。

2019年1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审议通过《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2019年7月,体制试点工作全面启动。被划定的试点区域几乎覆盖了海南省陆地面积的七分之一,这其中包括了海南长臂猿现有的和潜在的全部栖息地。同年,海南国家公园研究院成立并参与各项规划和研究工作。

苏珊·切恩博士等专家认为,海南热带雨林国家公园范围的划定,对于海南长臂猿及其生存环境的协调管理具有重要意义。记者了解到,国家一系列政策和海南省政府具体举措实施后,海南热带雨林快速恢复,野生动植物明显增加。

“自开展体制试点以来,海南长臂猿保护取得成效,走出了一条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路子。”黄金城说。

全球荒野基金主席万斯·马丁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海南长臂猿保护案例证明,通过栖息地修复、国际科研合作,社区民众共同参与,珍稀种群数量不断提高,同时改善了生物多样,这对低碳经济要求下的生态环境问题有借鉴意义。

设立长远保护目标

在良好的自然生境中生活的长臂猿基本上不到地面活动,它们高度依赖森林里多汁多糖的浆果和嫩叶、花朵等,这意味着它们只能在植物多样高的森林中生存。海南长臂猿极小种群目前的社会结构或婚配制度,与传统认为的长臂猿科为典型的一夫一妻制不一样,该物种的社会结构非常灵活。从基因组分析,现存的海南长臂猿种群来自两个谱系,或者说是来自两个不同的雌个体。

对海南长臂猿的保护离不开对它们进行基础研究。而谈及海南长臂猿的基础研究,就一定会提到贵州师范大学教授周江。得益于科技部、生态环境部、国家林草局等机构的项目、经费支持,在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魏辅文院士的鼓励下,周江组织了一支致力于海南长臂猿科学研究和保护的科研队伍。自2002年起,他们一直坚持在霸王岭开展对海南长臂猿的野外研究工作。他带领团队通过行为生态学、营养生态学、遗传学及基因组学,深入开展长臂猿基础研究,已在国际国内学术期刊公开发表研究成果数篇。

周江告诉记者,多年来他一直努力向各界传递信息:如果由于栖息地面积和质量的限制,海南长臂猿目前各家庭群中成熟后代无法扩散,将影响新家庭群的建立,而且亲繁殖也将无法避免,这会对海南长臂猿种群复壮带来不利影响。

对海南长臂猿下一步的保护计划,海南国家公园研究院执行院长汤炎非教授表示,根据《海南长臂猿保护行动计划纲要》,未来15年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翻番的科学目标已设定,今年2月,研究院提出了实现种群翻倍的详细途径。

汤炎非介绍,研究院将建立专职、专业监测队伍和监测体系,进一步集聚国际国内多方力量,开展海南长臂猿保护国际合作和系统研究,开展社区可持续发展研究。在科学研究的基础上,推动栖息地修复、改良和生态廊道建设工作,增加海南长臂猿的适宜栖息地面积。

“我相信,在没有重大突发状况、保护力度不变的情况下,2035年海南长臂猿个体数量将达到60—70只,实现种群翻番。”汤炎非说。

(本报记者王祝华)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