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渠道保卫战”保住自身的高端品牌

2020-11-19 15:37:13

2020 年 11 月 17 日,《深圳特区报》刊登新声明,大意是由多家企业组成的控股公司与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为)签署了收购协议。直白来说就是,华为将旗下的荣耀给全资卖了。

紧随其后,据媒体报道,华为官方也发布声明,宣布在产业技术要素不可持续获得、消费者业务受到巨大压力的艰难时刻,为让荣耀渠道和供应商能够得以延续,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决定整体出售荣耀业务资产。

声明中提到的消费者业务受到巨大压力大家应该都知道是什么原因,如今麒麟9000芯片供应不足,台积电由于受到美国禁令限制目前还无法恢复和华为在最先进制程方面的合作,华为考虑原材料(芯片)的分配理所当然。

分析机构普遍认为,在原材料有限的情况下,华为必须在保住自身的高端品牌,优先保证利润较高的高端手机产品线芯片供应,而主打互联网和性价比的荣耀注定成为“弃子”。

所以,华为与荣耀的自我求生是不可避免。此前就有媒体指出,华为出售荣耀手机业务,独立后的品牌在使用国外零部件时很可能将不受美国禁令限制,这对于荣耀品牌、国内外供货商与中国电子行业是多赢局面。

此次的收购方,也不是此前传闻的神州数码,而是一家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通过查询数据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 2020 年 9 月 27 日,由30余家华为荣耀代理商、经销商以及深圳市国资组成。

而且要注意的是在控股股权方面,很明显,国有资本占了大头。除了深圳国资,大多数参与此次交易的渠道商,背后也是国资控股,比如中邮器材则由国务院控股,天音控股由国资委控股。

此外据了解,此次交易方式为全款现金,华为未来将不再持有新荣耀公司的任何股份,荣耀将成为一家完全独立、和华为没有任何资本关联的公司。

可以说这是一场盛大的接盘运动,牵扯到的国有资本、势力众多。更为关键的是高昂的交易价值,此份声明中并未披露具体的交易价值。不过据内部人员的透露,此次交易的价值或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更有甚者称估价420亿美元。

国资收购,荣耀开心

荣耀起初是作为华为的一个子品牌独立的,出生时的荣耀被定位于互联网手机,主要目标就是横向拦截当时风头正大的小米。随着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和来自华为的强力技术支持,荣耀的体量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市场报告显示,2019 年上半年,荣耀足足贡献了华为消费者业务一半的出货量,仅荣耀单方面的出货量就能与小米+红米(后者学习华为模式独立的双品牌)掰手腕,再加上华为本身,让华为荣耀稳坐国内手机头把交椅。

但生在华为,也受制于华为。

由于荣耀的历史定位问题,只要还叫华为荣耀,那他永远就是子品牌。比如麒麟芯片一定是华为Mate、P旗舰先用,随后逐代“下放”给荣耀,而一些带有尝鲜和市场风险性质的功能,则会由荣耀“挑大梁”,根据市场反馈再决定华为是否使用。所以荣耀团队的一些员工,对此也颇有微词。

此次由国资控股,从本质的私企一转变身为“国企”,未来在市场宣发投入和技术资金支持上都是巨大的。甚至于有很多三方报道称,“这次华为人都在挤破头加入荣耀”。

而根据接近荣耀人士透露,荣耀独立也是迟早的事情。在出售荣耀消息正式公布之前,华为董事陈黎芳在心声社区发表讲话,称华为是全世界最穷又最舍得花钱的高科技公司,但与苹果财报上的现金流相比,华为少了整整一个数量级,意味深长。

华为出售荣耀可以看作国内手机行业的「分水岭」事件,也将成为华为终端业务发展历程上关键节点。荣耀脱离华为这杆大旗以后不一定就能活得很好,但不独立或许只有慢性死亡。

对于华为而言,在特殊时期果断丢掉包袱,获得更多现金支持,可以帮助华为更好的转型升级,成为下一个中国的“苹果”。

布局汽车业务:华为转型升级

汽车市场是一个比手机市场更大的蛋糕。分析师:“To B 兼 To C 的全栈式布局,华为距离车企只剩下一张外壳。”不久前,华为在国内召开 Mate40 系列发布会,除了 Mate40 系列本身的卖点,整场发布会有接近五分之一的篇幅在介绍华为在汽车领域的布局,并且发布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品牌 HI」。

这个解决方案包括了一个全新的计算与通信架构和 5 大智能系统,贯穿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电动、智能网联和智能车云,以及激光雷达、AR-HUD 等全套智能化部件。软件方面包含提供车机内容服务的 HMS for Car、车内互联投屏的 HiCar、车载鸿蒙智慧屏等产品。

而且就在三天前,长安汽车宣布,将会联合华为和宁德时代打造一个全新高端智能汽车品牌。来自产业链消息还表示,华为消费者BG业务与智能汽车BU业务或将加速整合,整合后将由余承东统一负责。

华为卖掉荣耀无疑是一次治内又治外的行动,带给华为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战,同时也是一个破茧成蝶的机会。冬天终将过去,吹响号角,敢于逆势而为的中国企业注定将登上顶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