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芯片出台了大量政策以支持国产芯片事业的发展

2020-12-01 16:15:22

美国对华为的打压仍在继续,面对芯片禁令,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无奈表示:“很遗憾在半导体制造方面,华为只是做了芯片的设计,没涉及芯片的制造,麒麟9000芯片很可能是华为最后一代高端手机芯片。”

在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5G)领域,美国科技巨头的反应慢了半拍,当中国的5G基站在数量、质量上全面领先时,美国运营商AT&T还在研究如何将4G LTE网络“优化”成5G。如今的华为在5G领域已拥有话语权,对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来说,围猎华为就成了最佳选择。

从单边制裁到全面断供,始终绕不开芯片。中国有70%的芯片依赖进口,每年要花2000多亿美元在芯片上,为了改变这样的局面,国内出台了大量政策以支持国产芯片事业的发展。

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诞生的,该公司于2017年成立,当时号称要投资1200亿元制造国产芯片,根据其官网描述,弘芯计划建成14nm、7nm两条生产线和晶圆级先进封装生产线。他们的目标是:“率先布局后摩尔时代工艺需求,取得3nm以后集成系统的先进技术”。

在行业内打拼了二十余年才实现14nm量产的中芯国际都不敢这么说。这对一家成立不久的企业来说,挑战确实不小,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弘芯高薪聘请曾经负责台积电40nm、28nm、20nm、6nm芯片制程工艺的蒋尚义担任CEO,并花重金从台积电挖来几十名工程师。除此之外,该公司又干了一件大事,花高价从荷兰ASML买来一台高端光刻机,理论上能生产10nm制程以下的芯片。

人力、物力、财力已全部到位,但在这样的有利条件下,却传来武汉弘芯半导体公司资金链断裂面临停摆的消息,随后,蒋尚义宣布不再担任武汉弘芯半导体CEO等职务,为填补资金缺口,弘芯将引进不久的光刻机抵押,并以此向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贷款 5.8 亿元,网络上一片哗然。

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曾经有两大股东: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出资18亿控股90%、武汉临空港投资集团出资2亿控股10%,其中临空港投资集团为国有企业,钱很快就到位了,可是北京光量蓝图科技这位大股东却迟迟不肯出一分钱,筹建弘芯项目的钱,来自银行贷款、承包商垫付、政府出资,种种迹象表明,弘芯就是一个空手套白狼,割政府韭菜的项目。

无独有偶,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教授凭借“汉芯一号”骗取上亿元科研基金就是前车之鉴,如今历史再度重演。中国迫切希望在高新科技领域取得突破,自主研发高性能芯片是我国科技界一大梦想,却总有人利用这种期盼,骗取资金和荣誉。

新中国成立初期底子薄弱,而那时的美国早已研制出世界上第一台现代电子数字计算机ENIAC,60年代初,美国又研制出了晶体管计算机,与电子管相比,晶体管具有体积小、重量轻、运行更稳定等特点,技术要求也随之提高,经过中国老一辈研究人员的不懈努力,1964年,中国哈军工成功研制出全晶体管计算机,比美国仅仅晚了5年。

1974年,英特尔发布了大名鼎鼎的8080微处理器,奠定了其电脑芯片的霸主地位。5年后,中国老一辈科研人员在缺乏精密仪器的条件下,利用逆向工程,成功仿制了8080处理器,比德国和日本还要提前一年实现。可以说,在芯片制造领域,那时的中国与欧美国家相比,也并非遥不可及。

时间来到了80年代,那时的中国对芯片内需很小,国家底子薄,只能依靠科研机构进行逆向工程,很难形成竞争力。随着对外开放,大量国外先进芯片开始涌入中国市场,老一辈科研人员辛苦积累的技术遭到挑战。从短期效益来看,直接使用国外提供的芯片效益更高,“造不如买,买不如租”的风气一时盛行,在这一时期,国内计算机市场的繁荣,实际上是建立在外国核心技术基础之上的,这期间不知多少企业从“技工贸”转向了“贸工技”,市场换技术,最终换来的却是组装技术。在美国提倡的经济全球化大环境下,中国芯片事业与国外的差距逐渐被拉开。

芯片是一个大概念,涵盖了航天、国防、手机、电脑等各个领域,这些芯片有不同分类,有负责数据处理的芯片,也有专门负责数据存储的芯片。我们欣喜地看到,虽然中国芯片产业整体落后,但是经过追赶,在存储芯片方面已经有了很大进步,长江存储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已经追赶至国际先进水平行列。

从个人情感来讲,我们当然希望中国能研制出自己的高端数据处理芯片,但欧美公司凭借早期优势,已经建立了完备的生态系统,电脑端有Wintel联盟(Windows系统+intel X86架构芯片),移动端有AA联盟(Android系统+ARM架构芯片),其他公司只能依赖这个系统生存,如果要研发手机芯片,只有基于ARM公司提供图纸所生产的芯片才更具市场价值。除此之外,设计好图纸还需要光刻机来生产制造,这又涉及到芯片制造的另一个重要领域——光刻机,可以说,目前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独自完成从芯片设计到制造这一流程,这条产业链早已形成相互依存的共同体,没有德国蔡司提供的镜片,ASML公司就造不出光刻机,没有光刻机,台积电将无法继续为苹果、三星、华为代工。

美国对中国芯片产业的打压未必是件坏事,通过对中兴、华为等企业的制裁,不知让多少人丢掉幻想,认清现实,原来美国并不是公知所描绘的那个灯塔国。即便半导体产业前期投入巨大,甚至要长期面临亏损,都无法动摇中国研究的决心,只有靠自己的硬实力突破技术封锁,中国半导体产业才有未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