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箭连发”短时间之内都无法给华为代工

2021-01-11 11:42:56

海思是华为最为核心的业务,也是投入最多的部门,当年任正非一句话:我们做海思不是要和友商竞争,而让高通等企业不敢在国内卖高价。所以任正非坚持在基础学科方面的投入,也换来了今天强大的华为。

海思在芯片设计能力上,完全不输给国际大厂,旗下的芯片包括鸿鹄、麒麟、凌霄、鲲鹏、巴龙等系列芯片,不止是给手机使用,给电视、服务器、基带站使用。海思已经是国内最大的半导体公司。但这些年海思专注于设计,在制造能力上却没有涉及。

正如任正非所说,我们只是一家公司,不能每件事情都做,就比如开一家饭店一样,你可以蔬菜、海鲜、家禽都自己养,但你无法自己来做碗、筷子等,而华为没有在制造部分进行研发也是这个原因。 当前台积电无法给华为代工已经是事实。短时间之内,恐怕短时间之内都无法给华为代工。

当然任正非也做了多方面的布局, 针对制造、设计、软件等方面都做出了一系列的安排。

武汉建制造工厂

基础高端工业是一个复杂而且需要高科技,长时间的积累,对于设备、材料、人才的需求同样严格。可以说是芯片设计的好多倍,因为其中牵扯到的变量是华为无法掌控,背后是整个产业链的协同。真的是一个公司无法完成的。

任正非也深知这个道理,从去年开始更是走访了各地的高校,同时在面对到C9高校校长的时候,更是说了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话:华为的困难是暂时的,不需要高校来操心。而高校要做的就是在基础学科方面的研究,建立更多的学术成就,而不是去翻译论文。

任正非知道,国内不止在基础高端工业上落后,在基础学术研究上更是落后,这些年大家都太浮躁,没有多少人愿意真正花精力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可如今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不得不这样做。否则的话,不止是华为永远处于当前的状况,其他的同行也会这样。

同心生态联盟

系统方面也是之前大家不太重视的一个环节,好在国内这些年基于安卓定制UI,很多基础服务都是国内可以自给自足。不需要别人来提供,华为手机可以在国内大火也是基于此。但很遗憾的是,这些年我们没有属于真正自己的系统。基本上还是外来的。

统信UOS举办了“开放·成长—2020统信UOS生态大会”。华为、龙芯中科、金山办公等企业加入了联合成立的同心生态联盟,首批30家成员携手共建国产操作系统。对于华为来说,笔记本目前已经是一块很大的业务,所以系统方面也需要有进步。最好是可以有替代的方案。

之所以联手这么多家企业,就是要获得最大的用户量,以此来支撑整个系统的发展,因为一个系统的发展不止是企业本身,也是需要开发者、用户的大力支撑,不然的话,这个系统是很难有所起色的。当年微软手机操作系统的后期就是如此。很多开发者根本不愿意去投资开发。

华为哈勃投资九同方微电子

九同方微电子是一家以销售微电子电路设计,辅助设计软件为主的企业,简单来说就是一家芯片EDA公司,提供芯片设计的软件工具。也就是说芯片的设计需要这些工具来完成,就比如你现在看这篇文章,需要网络来获取一样。

华为投资EDA领域,说明是在完善自身整个设计环节,尽量形成可能的闭环。对于接下来的发展也是非常有好处。否则这些授权被别人关掉的话,即使有能力代工也没有办法。任正非说华为无法什么都做,但可能肯定的是,华为会尽量投资相关的公司,以此可以稳定自己的供应没有问题。

同时也加快国内在这些基础工业的能力。

华为的这三个消息, 都是和自身被“卡脖子”有关的布局,同时在任正非的领导之下,华为在布局的时候,已经想到最为极端的困境。包括从制造到硬件到软件等。几乎包括了整个环节。当然任正非对于高校的喊话更是具有高深目的。换成一般的企业,是无法同时做这么多事情的。

很多外媒也表示,华为这次要突围了,几乎做到了自给自足的地步。即使强大入苹果,也只是在手机领域很强势,这些在国内市场也被华为压得步步后退。

华为可以如此成功,背后是迎难而上,不惧艰险。为了自主自强,自力更生,避免在核心技术上过度依赖国外产业。强力的基础投资,这个就是任正非说的狼性文化。华为发展到现在已经有30多年,这么多年,任正非每次都能够在关键时刻让华为涅槃重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