葱价冲击 由于供不应求导致

2021-02-18 16:34:03

2020年10月份,大葱价格从2元/斤开始一路上涨,到2021年1月初,一度突破10元/斤,近期价格有所回落,但较往年仍然维持高位。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本轮大葱价格暴涨?未来大葱价格将如何?如何防止农产品价格过山车?近日《证券日报》记者对多个大葱主产区和行业专家进行了采访。

葱价最高冲上10元/斤

济南市章丘区是全国闻名的大葱主产区。《证券日报》记者从章丘区农业农村局大葱产业办公室了解到,章丘大葱已成为拉动区域经济发展、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的支柱产业。目前,章丘全区大葱种植总面积达到12万亩,年产量达到6亿公斤,实现年产值7亿多元。

章丘大葱一般是每年的10月下旬采收,农历大雪节气之前基本上采收完毕,目前的大葱主要由经销商对外销售。日前,《证券日报》记者来到位于章丘龙山的章丘大葱市场实地探访,市场里人并不太多,大葱被整齐地码成一小捆靠墙存放,另外有些大葱被装入精美包装盒中。几个帮工正忙着给大葱去土、去皮、打捆。

章丘大葱市场结星农产品公司经理刘结星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章丘大葱“高大脆白甜”,在全国知名度较高,一直以来更多是作为特产销售。

“目前,这种10斤成捆的60元,8斤的礼盒装也是60元。”刘结星感慨,这一波行情价格确实是高。前一阵子市场上零售的铁杆大葱都超过10元/斤了。他做大葱生意30多年了,这一波是价格是他经历过最高的。

“去年大葱价格上涨的苗头从地头就能看到,往年都是菜贩子送到我们市场来,去年我们得到地头收,否则可能就没有货,而且价格也比往年高很多。”刘结星说,在地头,大葱价格从1万元/亩涨到2万元/亩,最后甚至到了3万元/亩,这个价格超过2019年的十倍。

随后,《证券日报》记者又来到济南市城区东部最大的蔬菜批发市场——七里堡批发市场。“金贵”的章丘大葱在这里身影难觅,最常见的是铁杆大葱。记者随机询问了几户商贩,这里售卖的铁杆大葱基本都来自潍坊安丘市,如购买5斤以上价格在4.6元/斤左右,如果只是散买的话,售价约在5.5元/斤。

“这已经下降不少了。”一位市民询问了价格后,摊主李先生(化名)面露无奈的说,前阵子气温最低的时候,散卖的葱价一度涨到10多元,“我做这行也十来年了,也是头一回遇到大葱的价格能这么高。”李先生对《证券日报》记者说。

李先生还告诉记者,近期由于河北等地区疫情的缘故,部分大葱无法及时运抵河北等其他销售区域,造成在济南区域的集中滞留,因此近期价格有所下降。“可随着春节临近,我们也预判后期葱价还会再经历一波上涨吧。”

2021年1月27日,盒马鲜生平台上,1.5公斤装的山东大葱特价37.9元。在济南某超市,记者发现,普通铁杆大葱每斤售价7.5元。大葱价格一直高企,济南市民王女士(化名)表示,往年都要囤上一捆葱过年的,今年价格较高只买了几根葱,不过大葱也不是必需品,她还准备买些圆葱作为替代。

绕不过去的周期?

对于本轮大葱价格上涨的原因,章丘大葱的重要种植村魏李村党支部书记郭红钢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大葱价格全国一盘棋,章丘大葱价格也不是章丘说了算,本轮大葱涨价主要还是由于供不应求导致的。

据郭红钢介绍,2019年全国大葱大丰收,导致大葱供大于求,价格十分低迷。从章丘本地情况来看,当时一亩葱只能卖到1000多元至2000元,而挖葱的成本差不多就1500元,再加上种植成本,一亩地的成本差不多要2500元至3000元,因此很多农户种葱亏钱了。很多人宁愿去打工也不种葱了,这导致2020年章丘大葱种植面积有一定减少。

这种现象在铁杆大葱的主要产区潍坊安丘也是存在的。安丘市农业农村局蔬菜站站长张中华告诉《证券日报》记者,2020年上半年,安丘大葱还非常便宜,毛葱地头价才一毛多钱一斤,这也直接打击了葱农的种葱积极性,很多葱农不再播种,因此安丘整体的大葱种植面积受到一定影响。

“屋漏偏逢连夜雨”。从2020年7月份开始,安丘市迎来了雨季,虽然2020年不像2018年、2019年那样连续两年受到台风“温比亚”“利奇马”的严重影响,但2020年安丘地区的平均降水量达到了900毫米,较之近30年该地区600多毫米的年平均降水量多出50%。“葱最怕的就是涝,一旦发生涝灾就容易得软伏病。”张中华说,安丘当地常年少雨,此前修建的排涝设施久而久之也被老百姓种上了地,面对去年这场涝灾,基本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减产。张中华说,据统计,2020年8月份至11月份,安丘地区大葱减产约50%。

不止山东安丘这一大葱主产区,放眼全国,2020年夏季南方多省也发生了洪涝灾情。“大葱的生长期一般为8个月到9个月,因为南方的这场涝灾,很多大葱种植区域甚至一度出现绝产,因此也在相当程度上推高了大葱的价格。”

张中华对《证券日报》记者说,根据统计,从2020年7月份开始,由于市场大葱供应逐步减少,葱价开始有了上涨势头,进入11月份后,大葱的地头价突破3元,一度达到每斤3.5元左右的高位,而通过物流环节传导,进入终端消费市场的价格也逐步发展成目前这样,并根据气温、疫情防控等因素影响而呈现价格高位大幅波动的状况。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除了种植面积、天气等因素外,临近节日物流紧张,导致成本上升,也进一步推动了大葱等农产品的价格上涨。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根据经济学中的“蛛网模型”,商品价格的变动将影响其下一周期的产量,本期的产量则取决于其前期的价格;由于决定本期供给量的前期价格与决定本期需求量(销售量)的本期价格有可能不一致,从而导致产量和价格偏离均衡状态,出现产量和价格的波动。

付一夫表示,信息不对称是造成“蛛网模型”困境的关键因素。对于种植大葱来说,由于农民无法及时准确地获悉市场变化情况,因此他们只得根据前一期的价格来决定下一期的大葱种植规模;而当大葱成熟之后,农民又不得不按照当期的市场价格来出售由前一期价格所决定的产量。当预期价格与实际价格不一致时,大葱产量和价格的波动也就出现了。

正是基于此,农产品价格经常被认为具有一定周期性。资料显示,尽管有天气等外部因素影响,大葱价格也是经常处于波动中,但整体来看大致也是四年一个周期。比如,2012年,我国大葱价格暴涨,被网友戏称为“向钱葱”。2016年,上半年,大葱价格出现过极为迅猛的上涨,并创造了此前的涨价记录。2020年下半年,多重因素叠加本轮大葱涨幅再创新高。

小作物更盼平稳周期

谷贱伤农、菜贵伤民。“作为产区,我们看到葱价处于高位,葱农因此获益甚至致富,肯定是高兴的,但我们更深知这种周期性的波动背后,给葱农、给消费者带来了双刃剑式的影响,保持价格稳定,才是大家都想看到的事情。”张中华对《证券日报》记者说。郭红钢也表示:“对农户而言,与价格过山车相比,我们更希望拥有稳定的利润,哪怕它并不那么高。”

如何能平滑农产品价格周期性带来的影响,是大葱产区一直所期盼的,并为此在积极寻找对策。

国内大葱产业的头部企业山东沃华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沃华科技)执行总裁兼首席技术官刘凯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也提到,公司成立十年多来就探索了一件事,围绕大葱建设全产业链,特别是率先在国内提出大葱全程机械化和社会化服务的理念。而面对市场供需不平衡、用工难用工贵等问题,沃华科技还提出“让土地变绿色工厂,让农民变产业工人”,农民出地、出力,企业出科技、出管理,实现全链条的闭环,而有了头部企业的规模化、标准化运作,加上在销售端推进产销对接,就能在最大程度上实现“有计划的组织生产”。目前,公司不仅在山东、山西、江苏、福建等省份拥有自建基地,还与康师傅、李锦记、中粮集团、金锣等一批驰名品牌企业建立起了长期的战略合作关系。

“农业要腾飞,离不开科技和资本。对于小作物,市场难有正规资本的加持,只有游资在炒所谓的‘蒜你狠’‘姜你军’‘向钱葱’,可这就是‘脚踩西瓜皮——走到哪里算哪里’的事儿。发展现代农业是我国未来有很大成长空间的方向之一,我们也愿意在这个方向上持续耕耘努力。”刘凯透露,沃华科技有意牵头成立一个产业基金,继续在大葱全产业链发展,包括对接新零售等方面发挥资本的作用。

郭红钢则告诉记者,魏李村成立了山东葱香四季农业开发有限公司,致力于章丘大葱的标准化、现代化建设。目前,公司已经形成集育苗、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大葱全产业链。郭红钢表示,一方面通过土地流转、机械化种、标准化加工保证公司大葱的产量和品质,另一方面与盒马鲜生合作,打通销售渠道,特别是采用“成本+利润”模式,保证了农户能拥有稳定的利润,有效降低价格“过山车”对农户的影响。

尽管行业头部企业已经做出了积极探索,但我国大葱种植仍是以农户分散经营为主。刘凯说,大葱并不算大作物,尽管全国已有接近1000万亩的种植规模,但总体上生产组织无序、农户种植跟风的状况仍未改变。

“农产品价格的大幅度波动,在很大程度上与复杂的流通过程有关。由于中间环节繁多,农产品的终端价格与在农民手里时的初始价格早已大相径庭,其中更是有不少中间商从中获得了超额利润。”付一夫认为,应在理顺供销环节、减少农产品流通成本上多下功夫,尽可能实现流通环节的高效和通畅,以此来保证农产品价格的平稳。同时完善农产品的生产、出口、库存和价格等方面的监测预警及信息发布,增加信息透明度,改善因信息不对称而引致的各种问题。

另一方面,要加强农产品市场主体培育,支持农产品市场主体的冷链物流建设,并强化加工、储藏等配套设施,以此来提高市场吞吐能力,这不仅可以使得农产品保质保量与减少损耗,还能间接调节农产品上市节奏,从而避免市场价格的大起大落。

“此外,还要积极健康地引导社会游资投资农业,避免恶意投机炒作行为的发生。”付一夫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