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霸权成车险改革新鸿沟 车险创新需多方贡献数据力量

2021-07-12 08:55:35

“特斯拉所展现出的“数据霸权”和对消费者的傲慢,在饱受诟病之余,还引发某大型险企拒绝为特斯拉车主提供车险服务谣言的产生。对于严重依赖数据的保险业而言,“数据霸权”已成为横亘在本就难产的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保险面前的又一道鸿沟。”

以色列学者尤瓦尔·赫拉利在其著作《今日简史》中谈到“数据霸权”一词。纵观当今科技公司,掌握了数亿、甚至数十亿全球用户的长期数据,可借此深入、全面地了解用户生活模式,甚至比用户还了解自己。透过持有巨量数据、大量运算资源,及最先进的分析能力,这些公司不仅仅获利庞大,还能无限扩展商业版图。这种搜集、使用数据的能力,以及由此为企业带来的影响力和竞争力,被称为一种“数据霸权”。

今年以来,特斯拉消费维权、车辆事故频发,并引发外界对其数据信息方面的安全隐忧,但在面对质疑时其却采取拒绝交出行车数据的消极态度,直到最终迫于政府部门的关注和社会舆论的压力才交出部分数据。特斯拉所展现出的“数据霸权”和对消费者的傲慢,在饱受诟病之余,还引发某大型险企拒绝为特斯拉车主提供车险服务消息的传出。尽管这一消息很快被双方证实系谣言,但对于严重依赖数据的保险业而言,“数据霸权”已成为横亘在本就难产的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保险面前的又一道鸿沟。

♦“数据霸权”为新型车险制造障碍

令特斯拉陷入舆论风暴的关键,无疑是其在行车数据方面显露出的霸权。从数据所有权的纷争到数据真实性的质疑,智能化时代,数据已成为汽车业无法规避的话题,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车辆的核心属性。而在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汽车车险制定和理赔等方面,数据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以特斯拉维权事件为例,各方对责任的认定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事故的真实情况。

众所周知,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领导者,特斯拉的车辆结构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不仅是改变了传统燃油车的动力结构,更关键的在于其刹车系统的革命性变革。特斯拉有别于传统燃油车的刹车系统,而采用动能回收的单踏板刹车系统,用电能提供一定刹车功能,当电踏板踩得浅一点或松开时,车辆会自动减速,而这种减速并不是依靠刹车片,而是依靠动能回收系统给电池充电,从而产生刹车助力。这种方式,在为车辆提供更多电能的同时,也为车辆急刹车埋下隐患。当车辆需要急刹时,需要线控刹车发挥作用,彻底松开电能踏板后紧急踩下刹车踏板,车辆并不是直接开始制动,而是需要车载电脑对这个刹车信号进行判断,然后给出刹车策略。这样的刹车系统,电脑数据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一旦电脑出现故障,也将影响车辆的制动策略。更为关键的是,这些刹车等相关数据都掌握在特斯拉,也就是车企手里,消费者和监管机构,包括保险公司并不能拿到这些数据,这正是特斯拉维权事件的焦点。也是特斯拉在公开数据后,各方质疑其数据真实性的根本所在。这份只掌握在特斯拉手中的数据,不受任何监管,如果企业愿意,甚至可以拿出任何一个对其有利的数据版本,而质疑者则很难找到证据证明其真伪。

虽然我国建立了国家级的新能源汽车监测数据平台,但数据并未对外公开,而且其数据维度多是涉及车辆“三电”部分,在车辆智能化越来越高的今天,智能网联汽车的相关数据尚未有一个公开的监管平台,也就是说,车企的“数据霸权”地位绝对存在,这也为新能源汽车甚至未来智能网联汽车保险的开发制造了障碍。

♦赔付率高 险企热情不高

去年下半年以来,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迅速攀升,随之而来的是对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的呼声越来越高。去年9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车险综合改革。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也被当做改革的重点内容。中国银保监会财产险部主任李有祥介绍,此次改革有关部门大力推动行业加强服务能力建设和服务资源的投入,研究推进基于使用行为定价的保险(UBI保险)、新能源汽车保险等新产品创新开发,丰富市场供给、满足消费者需求。

车险行业专家魏然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事实上,新能源汽车专属车险早在2018年、2019年就已经有了征求意见稿,只是受限于监管部门合作在内的各种因素影响迟迟未能正式出台。当前,险企之所以不愿意为新能源汽车承保的关键在于,自去年以来,监管机构开始限制保险公司的保单量,使得保险公司陷入“计划经济”的运营管理体制下,大家自然会有限选择优质业务。中国银行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公司的调研数据显示,家用车中新能源车出险率高于传统汽车11.7个百分点,导致其赔付率高出5.4个百分点。

新能源汽车保险,于保险公司而言并非优质业务,不但有着较高的赔付率,还存在着因新能源汽车“三电”尤其是电池价值高企,带来的较高赔付额等问题。李有祥强调,目前实际操作时,新能源汽车还是按照传统燃油车承保、赔付,但新能源汽车的理赔较燃油车有很大不同,除了车身结构、动力系统、使用场景、维修保养等方面外,其风险特征和事故原因也呈现一定特殊性。

更为关键的是,在赔付过程中,各保险公司因为对新能源汽车车辆结构、属性等认知方面的缺乏,往往很难厘定赔付责任,纷争时有发生。涉及事故车辆的一些数据,车企的“数据霸权”在一定程度上给保险公司的承保、赔付都制造了一定障碍。一位业内保险专家告诉《中国汽车报》记者,在初期的一些新能源汽车事故中,保险公司很难认定赔付责任,就是因为车企没有按照要求提供车辆的相关数据。明知有坑,且难以规避,保险公司在推进新能源汽车保险专属产品落地时,积极性必然不高。

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不断增长和销量的快速上涨,险企也不得不重视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问题。据了解,国内多家大型保险公司已着手针对新能源汽车设计专属保险。一家财险企业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整个财险行业都在通过已积累的新能源车历史承保数据、理赔数据,评估新能源车的风险水平。随着风险数据的不断积累,行业将逐渐建立起完善的车型风险定价体系,为专属条款的推出打下基础。李有祥透露,银保监会正在指导行业协会开始拟定新能源车专属示范条款,力争早日推出新能源车保险示范产品,为新能源车消费者提供更全面的风险保障,促进新能源车产业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车险创新需多方贡献数据力量

在中国太保产险董事长顾越看来,此前较为狭隘的财产险业务,已无法满足新能源汽车的需求。随着政府对新能源汽车消费的政策倾斜,以及消费者意识的转变,新能源车险业务也需要重大革新。如与动力电池、充电设施相关的产品,与无人驾驶等相关的产品,都是亟待保险公司迫切考虑的。“目前新能源汽车的承保确实遇到很大的问题。与传统燃油车相比,新能源汽车的构造不太一样,电池又是其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且智能化程度相对高得多。”顾越认为,车险综改背景下,精准定价成为客户经营的技术难题。李有祥则表示,目前新能源汽车受总体保有量小、车型迭代快、产业化时间短、潜在风险未完全显现等因素影响,行业掌握的新能源汽车的承保理赔数据有限,影响了对于新能源车险风险保费的测算。

如何打破车企的“数据霸权”?让新能源及智能网联汽车的数据更有力地支撑车险产品的研发,完善定价系统和定制差异化产品,更好地保障消费者的权益,已成为车险行业面临的新难题。险企要获取和积累足够多的数据,包括车企掌握的行驶数据在内的各方数据,才能为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的开发提供依据。值得关注的是,国家新能源汽车数据中心已积累了大量关于新能源汽车的产品、技术数据,各保险公司也掌握了一些新能源汽车的理赔数据,智能网联汽车的相关数据也有行业机构在构建数据交流平台。而数据积累的同时,更关键的是,怎样让这些数据更好地发挥价值。“现在很多险企并不具备分析新能源或智能网联技术数据、研究制定新能源汽车专属保险的能力。”魏然强调,我们在积累数据的同时,还必须提升运用数据的能力,这是包括险企、监管机构在内各方的当务之急。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