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部件企业再迎新一轮考验解决供应难题才是核心的关键

2021-07-23 09:03:10

“黑天鹅”未走,“灰犀牛”又来,汽车零部件行业此次经受的考验更为严峻。

6月1日至6月14日,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因新一轮新冠疫情爆发原因“封国”,而当地占全球芯片封测产能份额高达13%,本来就紧缺的汽车芯片断供风险进一步加大;此前,日本信越化学已经通知中国内地晶圆工厂,将限供甚至断供芯片材料光刻胶;不仅如此,近来从钢材、铝材到塑料等原材料价格一路疯涨……凡此种种,都令汽车零部件行业雪上加霜。

♦ 芯片断供风险加大

目前,马来西亚是东南亚最大的芯片生产基地,在全球芯片行业中占有重要一极,当地聚集了包括中国企业在内的超过50家全球芯片企业,如英飞凌、英特尔、日月光、意法半导体、华天科技、通富微电、苏州固得、Inari、MPI、Unisem、Globetronics等均在马来西亚设有封测工厂,而瑞萨、环球晶圆等公司则在这里建有晶圆工厂。

近来新一轮新冠疫情爆发,迫使马来西亚宣布“封国”,并且有可能会连续封锁四周时间。一旦如此,将严重冲击包括汽车芯片在内的全球芯片供应链。已经有当地的汽车芯片厂商接到通知,要求配合防疫减少生产线的人力,包括AVX与日本村田等在当地的汽车MLCC(多层陶瓷电容器)生产线也因疫情遭遇限产。

“屋漏偏逢连夜雨”,除了马来西亚,日本信越化学也表示,由于KrF(氟化氪)光刻胶产能受限以及全球晶圆厂扩产带来需求大增等原因,信越化学已经通知对中国内地多家一线晶圆厂对KrF光刻胶限供,并向部分中小晶圆厂停供KrF光刻胶。由此,将使国内中芯国际、华宏、士兰微等晶圆厂的原材料陷入短缺困境。而KrF光刻胶,是汽车芯片常用的8吋、12吋晶圆所必需的材料。

“芯片设计软件在美国,光刻机在荷兰,光刻胶在日本……”业界流传的这句话,表明了全球芯片行业产业链布局的现实。信越化学在全球光刻胶领域排名第四位,其全球市场份额超过20%。而日本JSR、东京应化、信越化学与富士电子的光刻胶合计占有全球市场份额超过83%。自今年2月福岛发生里氏7.3级地震以来,信越化学称其福岛工厂生产线受损,至今产能受限。

“光刻胶的质量决定着芯片制造的精细程度和良品率,由于技术壁垒较高,工艺要求严苛,目前国内高端、高质量KrF光刻胶基本依赖进口。”西安工业大学微电子技术实验室工程师魏冬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光刻胶的作用原理,简而言之就是利用紫外光、极紫外光、准分子激光、电子束、离子束、X射线等光源照射或辐射光刻胶,最终在晶圆上刻蚀出精细线路的图形。一般而言,光刻工艺的成本约为整个芯片制造工艺的30%,耗费时间约占整个芯片工艺的40%-50%。而且,光刻胶的保质期只有6-9个月,无法长期储备。

此外,6月1日,因遭遇火灾正在重建的瑞萨电子再传意外。因其下游供应商无法按时提供所需的采购设备,导致瑞萨电子原定5月中下旬复产时间再次被推迟。加上设备及工艺调试时间,预计至少要到7月中旬才能完全恢复生产。而瑞萨电子是全球第二大汽车MCU(微控制单元)芯片供应商,这无疑给全球汽车芯片供应带来更大压力。

♦ 材料涨价形势严峻

自去年下半年以来的汽车及零部件原材料涨价潮,近期再次强势上扬。

在韩国,汽车所用的热轧钢板,目前每吨的价格约提高了5万多韩元(约合人民币300元),每吨价格已经突破了13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7500元),相比今年年初上涨近50%。而韩国从海外进口的铁矿石价格从年初至今累计上涨约80%,由此导致钢材产品价格飙升。

“钢材涨价,令汽车行业又多了一份焦虑,今年1月,汽车轧板的均价在每吨3500元左右,而5月份的价格已经涨到了每吨5300元左右,涨幅近70%。”国内一家不愿透露姓名的车企采购负责人告诉记者,近期市场虽有小幅波动,但仍然呈上涨趋势。据5月31日报价,汽车冷轧板均价每吨6338元,较上个交易日每吨上涨116元;热轧板均价每吨5635元,较上个交易日每吨上涨162元;中厚板均价每吨5691元,较上个交易日每吨上涨173元;进口铁矿石现货价格较上个交易日每吨上涨40元。

其实,涉及汽车及零部件原材料涨价的不仅有钢材,塑料的价格今年以来也暴涨30%,达到近十年高位。其中,被广泛用于车底的涂料,以及汽车密封剂、线束、仪表板、车门板,乃至座椅扶手的聚氯乙烯(PVC),价格更是一度超越了近十年的历史高位。与此同时,汽车及零部件所用的玻璃、铜、铝等原材料及半成品涨幅达16%-20%。

“此次汽车主要原材料及大宗商品价格波动,是全球范围内同步上涨,外在原因是美欧出台新一轮经济刺激政策拉动市场,从国内看,国际贸易不确定性因素持续增多、多种因素导致矿石等原材料进口量下降等一系列因素,导致了原材料价格的上扬。”招商证券分析师许绍咏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且,在全球一体化市场经济日益深化的情况下,原材料价格上涨已经成为短期难以改变的趋势。在一定程度上,从维持总体经济平衡来看,价格上涨也并不是一无是处。

至于原材料价格上涨是否会拉动整车涨价,华泰证券分析师凌岳斌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一方面,因为汽车从原材料、零部件到整车、后市场等有着一条其他行业难以比拟的超长产业链,中间环节众多,虽然上游原材料涨价,但中游的供应商如果想涨价却不一定能实现,这是因为整车厂有可能不认可,而且目前整车厂在向供应商订货时,都在减少预付款,这迫使大多数供应商只能自己承担、消化涨价压力;另一方面,由于市场竞争加剧,即使整车企业有压力,但目前国内本土整车企业中尚未出现涨价者。

♦ 如何应对令人焦虑

近期的芯片短缺危机、原材料涨价等因素,对汽车尤其是零部件行业的营收和利润都造成了影响。记者了解到,一些国内汽车零部件企业受到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成本上升30%左右。面对压力,汽车企业、零部件企业展现出各自不同的应对危机“众生相”。

闻风而动、立即反应者的代表之一是特斯拉。5月,特斯拉美国官网宣布上调部分美国地区Model 3、Model Y车型售价,涨幅500美元(约合人民币3200元)左右。这是特斯拉在近几个月内第五次上调其汽车价格。今年3月,特斯拉中国也宣布将Model Y价格上调8000元,涨价的原因主要是制造成本的上涨。此外,特斯拉透露,正考虑收购芯片厂,以解决“缺芯”难题。

早做打算,提前布局者有之,还在2020年原材料涨价苗头出现之初,有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就与国外或国内原材料供应商签署稳定价格供货协议,进入今年价格大幅上涨之时,这类企业仍然得到了协议价供货的优惠,拥有了成本优势。

囤积货源,拉低成本,还有的零部件企业在去年察觉到原材料有涨价的势头,就大批量低价囤货,未雨绸缪,以低价库存优势降低了生产成本。

“总体来看,无论是产品涨价、还是囤货等做法,都是应对原材料涨价或短缺的权宜之计。”魏冬认为,汽车尤其是国内零部件行业破解目前困局的关键,是要群策群力解决国内汽车零部件“卡脖子”环节,像尽快解决KrF光刻胶供应等难题,才是核心的关键所在。

据介绍,目前国内光刻胶行业企业数量不少,但现实是低端产品国产化率较高,高端产品技术差距较大。“从另一个角度看,尽管现实困难不少,但危机也是机遇,有短板不可怕,全力以赴去补齐短板就是行业发展之幸。”许绍咏说。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