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回收路漫漫主机厂提供数据的积极性并不高

2021-07-27 09:07:24

2021年上半年,我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越过了10%的重要节点,进入了新的增长时期。2009年市场推广以来,截至2020年底,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492万辆,占汽车总量的1.75%。尽管保有量总数不高,但示范推广时间已不短,动力电池退役即将迎来高峰。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副秘书长曹国庆展示的数据证实了高峰即将到来。而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因此出现,由于退役的动力电池必须回收处理,否则对环境造成极大的伤害。然而,动力电池数据共享不畅通,回收之路漫漫而悠长。

退役电池将大规模到来

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不太高的时候,退役动力电池的问题不太突出,随着示范推广汽车数量的逐渐增多,退役动力电池的问题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据资源强制回收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不完全统计,2017年,我国共回收处理废旧动力电池约1.1万吨,其中来源于研发实验和生产制造产生的废旧动力蓄电池约0.8万吨,产生于新能源汽车报废动力电池约0.3万吨。

2015年之后,我国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产量与装机量呈现出高速增长的态势,截止2018年底,我国动力电池累计配件量超过130GWh,2019年底累计超过了190GWh,据测算,到2020年我国退役电池累计约为25GWh(约20万吨),其中退役电池累计梯次利用量约为14GWh(约11万吨),直接报废量约6万吨。

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对退役电池也进行了测算,假设乘用车电池退役年限为7年,商用车电池退役年限为5年,预测2020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退役电池量约为11.6GWh,其中三元电池2.2 GWh,磷酸铁锂电池8.8 GWh。

据此推算,到2025年累计退役量约为116 GWh(约89万吨),其中2025年退役电池累计梯次利用量约为65 GWh(约50万吨),直接报废量达23万吨。

全国各地新能源汽车发展情况不尽相同,退役动力电池的分布也表现出很大的差异性。京津地区新能源汽车较为集中,动力蓄电池回收利用市场潜力巨大,2020年退役10446吨,其中北京市5058吨,天津市2974吨,河北省2414吨。

动力电池回收痛点

如果不加强动力电池回收,将在安全、环境,资源利用等多个方面造成不利的影响。赣州赛可韦尔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孟笑说,从安全的角度来看,废旧动力电池还有残余的能量,活性还比较高,具有触电、爆燃、腐蚀等安全隐患。从环境的角度看,退役动力电池含有镍锰钴等二类重点防控重金属及有机物氟、磷电解液,DMC等酯类有机危险废品,严重威胁生态环境及人类健康。从资源利用的角度看,动力电池需要的锂钴镍等元素对外依存度分别为74%,96%和80%,这几种元素在已形成了对外依赖,加强回收利用可以减缓这几种元素的对外依存度。

但是,动力电池回收行业痛点很多,阻碍着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巴特瑞科技哈尔滨研发中心总经理明跃彬说,回收利用过程中的挑战主要有6个方面。回收电池市场鱼龙混杂,这导致定价比较困难,回收市场企业众多,有些企业不具备资质,经常用高价抢资源。这些企业没有环保成本,敢于开高价。

在回收领域,厂家分类仓储无指导标准,企业需要自行摸索经验。环保要求的多样化污染物排放的压力巨大。废旧动力电池还会存在运输环节的安全风险。不止在回收利用处理过程中,生产环节也无时无刻不存在安全风险。平时利用产品标准缺失,湿法冶炼副产品出口缺乏等问题,也困扰着行业的发展。

明跃彬还提到,在回收处理的过程中还存在着动力电池PACK信息无法识别的现象,这会降低动力电池价值评估准确性,增大体制利用风险,也无法采用快速高精度的检测方法。信息不能识别,还会导致无法确定其中的元素含量,无法进行安全性能评估,更无法进行价值判断,也很难确定质量检测标准。

坊间普遍认为,大量的退役动力电池流向了非正规渠道,即黑市小作坊。北京赛德美资源再利用研究院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赵小勇说,与正规企业相比,黑市小作坊有自己特殊的电子来源,回收工艺,简单粗暴,以低成本获取高利润,据行业分析师测算,小作坊综合回收的毛利润约为60%,远高于专业回收公司的20~30%。丰厚的利润是黑市小作坊屡禁不绝的根本原因。

数据不通畅是关键痛点

我国动力电池企业曾有230多家,经过大浪淘沙,2020年仍有70多家企业实现了动力电池配套。每家企业的生产工艺,技术参数不尽相同。动力电池回收企业需要全面掌握这些数据才能很好的实现梯次利用及回收处理。然而,动力电池数据不畅通成为了整个行业的痛点。

赣州市豪鹏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区汉成说,动力电池是数据驱动的业务,但是很难有企业可以看见全量的数据。主机厂拥有最全面、最准确的动力电池数据,但是主机厂提供数据的积极性并不高。

记者在东莞调查动力电池回收流向黑渠道的时候,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如果动力电池数据太透明,企业内部人士很难操作动力电池流向非正规渠道,即流向黑市小作坊,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上,拴着很多人的利益,企业内部人士、中间商、黑小作坊等都附着在这条灰色产业链上。

区汉成还提到,监管部门要求主机厂承担主体责任,但是动力电池都在用户手上,无法确定产权,回收企业就拿不到电池。“看不到数据,拿不到电池,是回收处理产业链不通畅、难以落地的主要原因。”区汉成说。

问题已摆在面前,如何解决?区汉成建议,提高回收政策、标准体系参与度,我国现有的回收政策以及标准体系制定有标委会、协会等参与,还应该进一步提高参与度。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