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软件驱动型车企路径软件开发成本急剧增加

2021-07-30 09:41:35

随着汽车行业“新四化”的演进,“软件定义汽车”成为业内共识。近日,普华永道思略特发布了《2020年数字化汽车报告(尾篇)——打造软件驱动的汽车企业》,并指出,汽车产品和相关服务将随着智能、互联功能方面的需求增加迎来重大改变,软件已成为现代车辆差异化竞争的核心,车企需要慎重考虑开发模式和协助关系,从而转型成为软件驱动的企业。

软件开发成本急剧增加

当前,汽车消费主力趋向年轻化,80后、90后逐渐成为车市消费的中坚力量。年轻消费者对于数字化体验的需求更高,较为看重个性化体验,而这些可能主要靠软件来实现。

根据普华永道思略特的预测,到2030年,软件在消费者感知价值中的占比将达60%,新型拥车模式(短期租赁/订阅/共享/网约车/短途按需出行服务)的发展将推动这一比例进一步提升。受“新四化”趋势影响,汽车软件数量增长将超过300%,而持续的功能完善和安全修补程序将要求软件至少每3个月更新一次。事实上,汽车远程升级(OTA)技术已经在行业内得到越来越多的应用。

软件需求增加,带来的自然是开发成本的攀升。普华永道思略特预测,未来10年,每款车型的软件开发成本将增长83%,从如今的1.81亿欧元增至3.31亿欧元。当前,汽车电子电气架构(E/E架构)正在从分散化的单个功能车载控制单元(ECU)向集中架构的域控制器模式发展。大众集团曾透露,将大幅削减分布式ECU的数量,将其功能集成起来。

根据普华永道思略特的测算,2021年每款车型的E/E架构开发成本为5.25亿欧元,其中硬件、软件、测算和验证分别占38%、34%和28%;而到2030年,每款车的E/E架构开发成本将上升至7.87亿欧元,上述三项的占比分别为27%、42%和31%。由此可以看出,成本投资正从硬件流向软件,而安全和合规要求将提高软件开发和验证的成本。

从具体功能看,到2030年,自动驾驶和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DAS)将占到软件开发总成本的45%,且这部分成本将增长120%,增长原因主要是L3级以上的技术投资和合规要求;其次是信息娱乐和互联系统,占比为24%;之后是动力系统,节能驾驶的优化将导致开发成本大幅上升;车身和舒适系统占比不大,而智能健康功能的增加会带来一些额外成本。至于底盘控制系统,由于软件大量重复使用以及消费者关注度降低,开发成本呈下降趋势。

复杂性技术应协作开发

鉴于软件开发成本很高,且细分领域较多,无论是车企还是零部件供应商都不太可能面面俱到,因此需要谨慎选择合适的领域进行投资。从开发模式来看,包括自主开发、合作开发、行业内和跨行业协作开发,以及购买现成产品并应用于汽车领域这4种。

对于复杂性高的技术,相较自主开发,与汽车和技术公司协作更受青睐。自动驾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普华永道思略特指出,自动驾驶大部分功能和组件应采取协作开发的模式。一般来说,用户界面和用户体验较为直观,需要与品牌形象相契合,车企可量力而行,自主开发定制化的解决方案。涉及决策引擎部分,L4级自动驾驶功能的技术复杂程度较高,车企和供应商应各取所长,分担风险,并在成熟后通过软件授权获取收入。至于感知功能、传感器数据融合、数据生成和导入、测试和验证、合规等功能和组件,技术复杂程度高且差异化水平较低,通过行业内和跨行业协同的方式,共享测试数据和方法,统一开发工具和开源,能够帮助各相关方节约时间和成本,降低风险,同时保持产品的差异性。另外,如果其他行业已建立了成熟的一体化开发平台,车企和供应商可根据行业需求,从专业技术公司处购买现成的产品。

近年来,自动驾驶领域的协同和合作案例不胜枚举,如本田牵手通用,丰田与软银抱团,福特搭上了大众集团,百度更是与一众车企相继签约。为了降低开发成本,强强联手或抱团取暖已屡见不鲜。

普华永道思略特指出,建立在跨行业标准之上的集成开发环境(IDE)能够减少高达60%的项目成本。集成开发环境覆盖需求工程、软件实现、测试和验证、运行和合规6个领域。协作方式是,由技术公司作为平台供应商和车企联合开发,车企为开发、测试和合规提供行业专业知识和用例定义,而技术公司提供一流的软件开发能力以及全球云基础设施。

“与竞争对手、供应商和技术公司建立平等的合作伙伴关系能够降低技术复杂性,填补人才缺口和减少35%~ 60%的项目开支。”报告强调。

实现高效合作需改变文化和思维方式

为实现与合作伙伴的高效协作和软件开发,车企必须改变其文化和思维方式,从传统思维模式转向协作思维模式,涉及企业战略、期望、目标、时间、财务、协作、决策等各个领域。

具体而言,在客户、价值和成本方面,应充分利用直接与终端客户接触和沟通的机会,并将软件的应用扩展至其他车型和品牌,建立动态定价策略,创建新的收入来源,根据新的开发、运营和商业化模式来调整成本预测、财务管理等。战略和产品方面,要明确数字化转型程度、时间线和数字化品牌的差异化领域,产品从设计、构建、交付转向不断演进,在平等的基础上加强与竞争对手、供应商和技术企业的合作。技术和流程方面,需要彻底重构汽车产品体系、模块化E/E平台和架构,将研发流程转变为持续和大规模的开发流程。另外,在人员和文化方面,应该培育敏捷的“快速失败”文化,打破层级隔阂,建立灵活的组织架构和跨职能团队,加强协作文化,倡导内部及与合作伙伴的知识共享,全方位嵌入数字化能力,投资人才。

也就是说,为适应新的模式和成功打造软件驱动的产品,整个企业需齐心协力实现从战略规划到决策实施的思维转变。这种文化变革和转型需要企业全员参与,而车企和供应商需推动整个企业进行转型,从而打造卓越的软件服务。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