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势力成为最佳“后援团”进一步确保行车安全

2021-08-03 09:19:30

树大根深,中国汽车产业做大做强,追求的不是空中楼阁,而是要建立在坚实的供应链和生态圈基础上。

东风岚图FRE E亮相、上汽智己汽车L7登场、北汽新能源极狐“刷屏”、奇瑞星途推出大7座SUV、吉利发布极氪001……近来,自主车企掀起了发展高端品牌的新高潮,为零部件行业带来新的机遇与挑战。

“传统中低端零部件的出货量逐渐减少,而中高端零部件需要新增投资做研发,对资金安排、人力资源、工艺及设备改造甚至营销模式等都提出新的要求,这迫使零部件企业不得不求‘变’生存。”浙江一家零部件企业负责人向《中国汽车报》记者直言。

产业链下游的向“上”求索,在某种程度上将重塑上游零部件行业格局,自主供应商凭何成为最佳“后援团”?

♦ 新性能、新指标、新课题

“如今,自主高端品牌智能汽车对大屏、多屏及车载电子设备智能化的要求越来越高,我们的产品研发方向也随之不断调整。”航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王先生告诉记者,作为零部件供应商,近几年来他们在技术发展上始终是“变”字当头,前些年可能有10年一贯制的产品,而现在随着自主车企纷纷走高端化发展路线,新性能、新指标成为零部件配套的新课题,跟不上整车企业的要求就会被市场淘汰。据悉,很多自主品牌中高端车型,已大量采用航盛电子的大屏及智能化汽车电子零部件。

业界人士和不少消费者都注意到,与传统汽车相比,“颠覆”成为自主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品牌共同的选择,不但产品命名不走寻常路,而且外形设计越来越前卫,车内屏幕越来越大,电子导航、触摸屏、语音操控,以及辅助驾驶、自动泊车、信息交互等新技术的应用成为标配。

比如,智己汽车采用了华域视觉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高端智能车灯。该公司的前身是上海小糸车灯有限公司,2018年3月成为上汽旗下华域汽车的全资子公司并更名。“2020年3月,我们就接到上汽要求设计智能车灯的任务,这是一个新的挑战,公司迅速组织设计师、工程师进行攻关。”华域视觉产品经理周诵杰表示,这款车灯采用了DLP(数字光处理)和ISC(智能交互)等先进技术,有53个功能场景,包括灯光秀、远近光、投图片、方向指示甚至投格子游戏等。此外,它的智能之处还包括在夜间行车时,灯光随着驾驶者的视线移动,带来更清晰的视野;如果需要变道,后灯会在显示屏上输出“请让我并入,谢谢”的字样,进一步确保行车安全。

不过,浙江省汽车零部件产业科技创新平台顾问蒋念元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在智能电动汽车高端化方面,国内零部件企业拥有一定优势,可以研发出相关的新产品,而在发动机、变速器、底盘等传统燃油车的核心零部件上,国内零部件企业的短板依然比较明显。”

“可以说,自主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品牌在2021上海车展上实现了一次集结,无论汽车消费升级导致高端市场不断扩大,还是‘4-2-1’家庭结构和贷款消费习惯变化带来的新购车群体消费能力增强,都促成了自主品牌高端化的市场需求。而面对中低端路线越走越窄的困境,自主品牌车企要实现持续盈利,也只有走高端化之路。”招商证券分析师马宏图认为,自主高端品牌在技术上突出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由于近年来国内互联网、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等方面发展较快,自主零部件企业对这“三化”并不感到吃力,但传统燃油车的发动机、变速器等需要长期积累的核心技术短板依然存在,这是亟待突破的瓶颈。在高端化的比拼中,技术研发难度越来越大,迭代速度越来越快。如果技术只有共性,没有特点,将被淘汰。像导航地图如果更新较慢,导致导航屡屡失误,很快就会被用户舍弃。高端化还意味着零部件企业要投入更多的资金做研发,提升产品的技术含量,这对于部分资金紧张的零部件企业来说,同样是个考验。

♦ 新投资、新布局、新模式

随着自主品牌车企推进高端化发展,它们的投资布局也出现了一些新动向。以上汽为例,其全资投资了汽车云计算中心帆一尚行;2020年12月,上汽帆一与英特尔设立了联合实验室,以提高云平台的基础架构能力,未来两者的合作还将进一步延伸到AI、大数据、边缘云计算等方面。2015年,上汽曾与阿里共同投资成立斑马网络,基于阿里AliOS操作系统研发斑马智行车载系统;2019年8月,斑马网络宣布战略重组,合作范围扩大至汽车出行平台、自动驾驶等领域。2017年9月,上汽通过投资控股了高精度地图全产业链服务供应商——中海庭,2020年10月其成为中国第一家完成高精度地图全要素审图的公司。联创汽车电子作为上汽旗下的核心汽车电子零部件企业,自2016年开始向智能网联领域进行创新转型,开始紧抓智能驾驶中央决策控制器(iECU)、智能制动系统(iBS)、智能转向系统(iEPS)和车联网智能终端(iBOX)等关键技术和产品,其自主研发的ADAS系统产品已进入量产。联创、TTTech于2018年合资成立创时智驾,致力于iECU的集成开发和产业化,目前产品技术可满足L2~L5级自动驾驶。2019年,联创孵化的上汽首家员工持股智能制动系统科技公司——擎度科技开业,主营产品主要有EBS、ESC、ABS、EPB,目前已实现量产供货。

当然,这种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交汇、融合不仅仅发生在整车企业内部。像2021上海车展上亮相的长安UNI-K 2021款2.0T全轮驱动尊贵型中高端SUV,亮点之一就是使用了地平线“征程2”芯片。据了解,该款芯片支持UNI-K实现了三个方面的技术突破,一是识别道路环境中的车道线、车辆、限速牌,为高级别自动驾驶提供感知能力;二是未来科技智慧座舱、隔空手势交互等功能;三是拥有为手机发烧友量身定做的高能车机系统,提供4.7秒极速启动的流畅智能化产品体验,同时后排乘客可以隔空控车。

事实上,今年以来,长城、上汽、比亚迪等自主车企纷纷与地平线达成合作。而在以汽车电子见长的零部件企业华阳集团与地平线的合作中,双方基于地平线“征程2”打造的DMS(驾驶员状态监测系统)产品也正式亮相2021上海车展,未来双方还将基于高效能的“征程3”和“征程5”芯片打造自动驾驶域控制器平台。华阳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与地平线将发挥各自在汽车电子、人工智能领域的核心优势,通过多领域业务融合,共同积极探索智能化、网联化等汽车科技,助力推动产业突破创新,为用户打造安全、高效的智慧出行新方式。

“零部件本身就是整车的组成部分,整零应该更多回归融合发展的本质,以往相互脱节、各自为战的局面,不利于自主品牌高端化,双方在研发、市场等方面的发展模式都亟待创新。”蒋念元表示。

东方证券分析师覃筱鹏告诉记者:“从现实情况看,无论汽车零部件的新布局,还是整车企业的投资新趋势,都在颠覆传统的汽车零部件投资和盈利模式。”在他看来,过去的一般模式是“单向线条式传导”,而如今的新布局、新投资更多的是共同投资、风险共担、收益共享,趋向于一种融合、协同发展的新模式。

♦ 新变化、新版图、新关系

随着电动化、智能化、网联化的推进,整车企业与零部件供应商之间结成利益共同体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在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品牌上,跨学科、跨技术和跨产业的产品属性,要求整车企业与供应商、供应商与供应商之间建立协同研究、协同开发、协同测试、协同制造的发展机制。

2020年11月,长安汽车宣布将联手华为、宁德时代,打造一个全新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品牌。根据最新消息,这个“AB”品牌最快将于今年5月亮相,包括一个全球领先、自主可控的智能电动汽车平台、一系列智能汽车产品和一个超级“人车家”智慧生活和智慧能源生态,从而构成一套完整的生态链。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谭本宏称:“AB品牌将独立发展,独立进行市场化运作,并整合战略合作伙伴资源,有独立上市计划。”

作为打造高端汽车品牌一方的华为,在去年10月底发布了HI品牌。这家汽车增量部件供应商以Huawei Inside创新模式与车企深度合作,打造精品智能汽车,包括一个全新的智能汽车数字化架构和5大智能系统——智能驾驶、智能座舱、智能电动、智能网联和智能车云服务以及30多个智能化部件。不久后,长安、广汽等企业也将陆续推出Huawei Inside版本车型。在2021上海车展上,华为则发布了HarmonyOS智能座舱、智能驾驶计算平台MDC 810、高分辨4D成像雷达、“华为八爪鱼”自动驾驶开放平台、热管理系统TMS五大新品。“Huawei Inside模式的本质就是联合设计,从整车定义的时候联合设计、联合开发,双方团队融合在一起。双方强强联合,真正打造出一款好车。”华为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总裁王军在车展上说。

AB品牌三大联手方中的另一家零部件巨头宁德时代,也突破了传统配套供应商的边界。宁德时代不仅是AB品牌的合作方,还将联手上汽与阿里巴巴打造智己汽车。据报道,智己汽车正在与宁德时代共同开发“掺硅补锂电芯”技术,双方将共享专利,并协同完成各项整车测试,未来将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应用这项技术,并量产动力电池。配装该款20万公里零衰减电池的智己汽车续驶里程最高约1000公里。此外,宁德时代还投资了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并且也将与之一起合作开发电池技术。据悉,爱驰第一款车型U5采用的是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第二款车型U6采用的是宁德时代先进的CTP(无模组)技术电池。

“无论‘整零合作’还是‘零零合作’,在打造自主汽车品牌尤其是高端品牌的过程中,其结成的是目标一致的利益共同体,更多呈现出由协作到协同的特征。”马宏图表示,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时代的高端化,主要体现的是技术高端化。因此,对技术研发、零部件与整车的技术融合要求更高。由协作到协同的合作,正在适应这一变化的新对策。

♦ 新挑战、新机遇、新未来

“自主汽车品牌高端化,给零部件企业的运作模式、形态架构、管理方式等方面带来新的考验,就看谁能率先完成转型升级,否则有可能进入被淘汰之列。”马宏图表示,零部件企业一是要在产品上求新求异,争取不断创新技术,做差异化的产品;二是要不断探索渠道创新,力争以转型的新思路、新模式在线上线下不断拓宽零部件业务新渠道;三是要创新服务模式,与车企、用户更贴近;四是要变革管理机制,过去传统的组织架构与管理机制很可能适应不了发展的形势和需要,变革迫在眉睫。

“随着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品牌的发展,新理念、新技术、新模式将不断涌现。未来,汽车就是人们的又一个智能生活空间,高端化是第一步,定制化将是下一步,与之相适应,零部件企业的变革、转型、升级势在必行。”蒋念元认为,快速发展的形势倒逼零部件企业加速转型,一旦智能电动汽车进入定制化,将有可能是设计师、工程师加上人工智能,在用户需求及行为习惯大数据基础上进行设计;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将大量应用,并保证精细化、自动化、低碳化生产。只有适应这样的环境和节奏的零部件企业才能成为行业的“顶梁柱”,为智能电动汽车用户带来更优体验。

“一旦真正进入高端化智能电动汽车时代,零部件企业的投资方式、管理方式将发生颠覆性变革。”在覃筱鹏看来,虽然现在还无法预测将来具体的方式,但有几点是基本可以确定的,一是投资会明显投向零部件头部企业;二是投向有潜力的零部件企业;三是与之相应的管理方式必须变革。

“以自主汽车品牌高端化为起点,我国汽车零部件行业迎来了又一轮发展新机遇。”蒋念元表示,加速转型升级,国内零部件企业才能跃过“龙门”,与整车企业共享利益。

在中国汽车行业通过“新四化”向上发展的过程中,整零关系的总趋势也越来越清晰:共享资源、同步开发、共同降本、共享利益。不过,发展不可能一蹴而就,无论自主高端智能电动汽车品牌的市场开拓,还是零部件供应商转型升级的蜕变之旅,抑或整零关系新模式的路径探索。但人们有理由相信,在这一轮的的产业变革中,优质供应商将凭借以技术为要素的综合能力成为整车企业发展的最佳“后援团”。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