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业参与碳交易中国再次迈出新的一步

2021-08-18 10:52:15

在推进“双碳”目标的实现方面,中国再次迈出新的一步。

7月16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上线交易正式启动。虽然首批参与交易的有发电行业的2225家火电企业,但汽车企业并未被纳入其中。

作为国民经济支柱产业的汽车行业,距离进入碳交易市场还远吗?“碳交易市场化,将对汽车行业节能减排发挥激励作用。汽车包括新能源汽车企业有望在不远的将来进入碳交易市场。”北方碳交易权研究中心研究员陆易刚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目前全国性碳交易市场刚刚启动,规章制度和监管体系尚未健全,总体还处于初期探索阶段;与发电行业碳排放权交易较为简洁的情况不同,汽车行业产业链较长,影响价格的因素较多,需要建立规范的制度体系后再进入碳交易市场更合适。

汽车业较早参加试点

“我国的碳交易从2012年1月开始在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广东、湖北、深圳七省市获准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2016年又增加了福建,近10年来取得了令人刮目相看的进展。”深圳碳排放权交易所咨询师宋旻告诉记者,2013年6月18日,深圳在国内率先启动碳交易。截至今年上半年,深圳碳交易市场以全国占比2.5%的配额,实现了全国占比16%的交易量和17%的交易额。

据介绍,为保障碳交易的顺利进行,深圳在碳交易试点期间逐步形成了较为完整的碳交易体系制度框架。其中包括,2012年10月,深圳市人大常委会通过《深圳经济特区碳排放管理若干规定》,这是我国首部碳交易地方性法规。2014年,深圳颁布了《深圳市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按照约定,参与试点企业名单并未公开,但据了解,比亚迪、华为、中兴、富士康汽车及相关企业参与了深圳市碳交易试点。

碳交易的“真金白银”效应,不仅推动了汽车、交通、石化、电力等企业对节能减排的高度重视,也使深圳的城市面貌发生了改变。“在此推动下,深圳3年迈出三大步。”华南理工新能源开发应用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江凯告诉记者,2017年底至2018年初,深圳全市9万多辆公交车实现电动化;2019年,深圳出租车完成电动化;2020年,深圳市网约车完成电动化,私家车电动化渗透率达到25%左右,成为一座绿色发展领先的城市。

事实上,不仅是深圳,被列入碳交易试点的其他省市,也有了较大的收获。在上海市开展碳交易试点期间,根据上海市生态环境局公开的碳配额相关企业名单,其中出现了上汽集团、上汽大众、上汽通用、比亚迪上海公司、华域视觉等汽车及零部件企业。湖北碳交易试点工作明确把汽车制造、电力、钢铁等8个行业纳入其中。截至今年上半年,被列入碳交易试点的8个省市已实现累计配额成交量4.8亿吨二氧化碳当量,成交额约114亿元。

部分省市的碳交易试点,给此次全国性碳交易市场的开启构筑了基础。“通过试点,总结了一些有益的体系机制建设经验,也发现了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所以,此次启动全国性碳交易市场,首先开启的是发电行业,这也是建立在试点经验基础上稳扎稳打的做法。”东方证券分析师覃筱鹏在接受《中国汽车报》记者采访时说。

形成新的奖惩机制

碳排放交易市场的启动,在一定程度上将激励汽车等行业企业在节能减排方面不断向上。“我认为,汽车企业特别是新能源汽车企业进入碳交易市场是迟早的事,对车企而言,进入碳交易市场,犹如进入证券市场,是有一定门槛的,这也倒逼企业加速技术进步。”奇瑞新能源汽车项目经理王咏告诉记者,面对碳交易减排压力,国内很多车企同行都在推动节能减排技术升级,新一轮的技术竞争已经开始。

如何看待碳交易市场对汽车行业企业的激励作用呢?“业内有一种观点,就是将碳交易、碳税、‘双积分’看作是一种奖惩机制。”西北工业大学新能源应用技术研究中心研究员于冬生表示,在这样的机制下,对于节能减排做得好的汽车企业可以少交税、可以出售积分赚钱,实质对这些企业就是一种奖励,对于做得不好的企业则可能面临更高的税,而且要花费巨大的代价去购买积分补足自己的负积分。由此,必然对汽车企业起到激励和推动作用。

其中,汽车碳税是根据二氧化碳排放量来征收的税,也可称之为燃油税。江凯表示,因为限牌限号等措施不可能长久施行,因此深圳设想通过碳税的方式来进行市场调节,达到与限牌限号同样的效果。即对购车的消费者给予一定的碳排放配额,如果消费者购买大排量的燃油车,配额很快就会不足,产生的负分就要以交税的方式去弥补;如果购买纯电动汽车,就基本不会有多掏钱交税的担心,这样奖惩分明,也是一种市场调节方式。

对于汽车企业而言,这种作用的效力将体现在多个方面。“对于车企,既可促进企业全面的技术进步,也会使企业在选择设计生产汽车产品时少生产燃油车,多生产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纯电动汽车。”江苏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厉建平向《中国汽车报》记者表示,从中可以看出,以碳排放交易替代国家财政补贴可以形成市场化激励与惩罚机制,从而推动企业按照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的路线去做。

探索减碳技术与国际接轨

“双碳”目标是全球大多数国家的一致行动,而碳交易是通向这一目标的路径之一。“欧洲等地的一些做法有一定参考价值。”于冬生说,用碳排放标定能耗,通过碳排放可以精确衡量车辆的能耗和排放水平等指标,引入碳排放指标是欧美等汽车工业发达国家的通行做法。

据于冬生介绍,当初,欧洲并没有制定强制性汽车碳排放标准,希望靠车企自觉主动减碳,但后来发现并不可行。于是,欧盟在2009年制定了汽车碳排放的强制性标准,并将乘用车和商用车分列。其中乘用车部分,第一次于2009年设定的目标是,到2015年乘用车平均碳排放量为每公里130克。实际执行中,很多车企提前达到了标准;第二次于2014年提出,到2021年乘用车碳排放量需达到每公里95克;第三次于2017年11月提出,到2025年,将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15%,降至每公里81克,到2030年减少37.5%,降至每公里59克。每辆车每超标1克,将罚款95欧元(约合人民币727元)。而欧盟经过试点之后,于2008年正式启动了碳交易市场。

今年5月,世界银行发布的《2021年碳定价发展现状与未来趋势》报告显示,过去一年,全球碳交易创造收入53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40亿元)。“其实,宝马、奔驰、大众等欧洲车企都已经按照欧盟的指标提出了自身的碳排放目标。”覃筱鹏说,其中,宝马集团宣布2021年其全球工厂实现碳中和;奔驰乘用车宣布2022年实现全球工厂碳中和;沃尔沃、奥迪宣布2025年实现全球生产基地碳中和;大众、本田则计划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而沃尔沃成都工厂2020年上半年已经实现了零排放。

“虽然说汽车领域的碳排放主要集中在使用环节,但是,最为关键的还是节能减排技术。所以,与国际接轨,在很大程度上是要在技术的先进性上走在国际前列。”厉建平认为,当前业界的共识是,大力推广应用新能源汽车是节能减排的重要路径。具体应包括,一是传统车企要加快新能源转型,开发纯电动、混动平台,包括推进氢燃料电池汽车的应用,按照国家的规划,生产端向节能和新能源汽车倾斜;二是要在整个产业链上作文章,包括原材料、零部件供应端、生产端以及售后整个链条;三是应加快相关技术研发,在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方面掌握核心技术,真正与国外巨头站在同一赛道上。

交易更复杂 需要新规则

碳交易的开启,汽车行业并不是旁观者,而是意味着有更多的工作要做。“目前我国的碳交易方式是在总结试点经验基础上形成的,主要是以配额交易为主导、以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为补充的双轨体系。”宋旻表示,其中,以强制性的配额(CEA)交易市场为主导市场,但至今核证自愿减排量交易与抵扣机制尚未明确,或许将在今后随着碳排放权交易规则和制度的出台而明确。而且,汽车企业参与碳交易时需要有明确的交易规则、定价体系,以及如何应对价格波动,在一定程度上这种复杂程度并不亚于证券市场。

宋旻介绍,所谓配额是指纳入“重点排放单位”名单的企业,主管部门根据其具体情况,每年向其分配一定的排放数额,这一数额也可以在名单上的企业之间进行交易,如有富裕可以出售,如有不足可以购买,通过碳交易市场完成一种再平衡。

进入碳交易市场,相关的规则、协同机制都亟待建立。“汽车企业进入碳交易市场,将有可能出现一些新的交易规则,如行业定价是否有限制以及如何进行跨行业的交易等,都将是面临的具体问题。”覃筱鹏表示。

目前,就我国节能减排的现状而言,除了碳交易,对汽车企业有重要意义的还有“双积分”。“因为考虑到国内产业现状、税收制度、核算方式等因素,国内目前并未施行碳税,而是采用‘双积分’来对汽车行业企业的碳排放进行制约。”厉建平说,“双积分”堪称是碳交易的前奏或“试验田”。

“如果将来汽车企业一旦进入全国性碳交易市场,与‘双积分’如何协同是面临的首要问题。”厉建平指出。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