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欲年交付一百万辆 求解供应链危机

2021-10-22 08:04:23

在二季度的会议上预告之后,不出意料地,CEO马斯克并没有出席特斯拉三季度财报会议。但这并没有影响特斯拉的战绩,这家全球电动汽车一哥再一次延续了高增长神话。不仅营收净利均创下纪录,单季狂赚的16亿美元,已经接特斯拉2020年全年的利润。但在供应链短缺席卷全球的危机下,已交付63万辆的特斯拉还能对年交付一百万辆的目标保持信心吗?

刷新纪录

伴随着三季报的密集披露,美东时间周三盘后,特斯拉公布了2021年第三季度财报。特斯拉官方表示,其2021年Q3刷新了多项纪录,获得有史以来最好的净利润、营业利润和毛利。

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计算,特斯拉2021年三季度共实现营收达到137.57 亿美元,同比增长57%。调整后净利润为16.18 亿美元,同比增长389%,净利润几乎与2020年全年持。同时,这也是特斯拉连续第二次实现单季度盈利超过10亿美元。

销量与交付量方面,虽然受困于零部件短缺,但特斯拉三季度依旧生产了23.78万辆电动汽车,交付量则达到24.13万辆,较上年同期增长约73%。

但也不是所有车型都一如既往地受欢迎,比如Model X和Model S的销量就在下滑。在整个三季度交付量中,Model X和 Model S合计交付9289辆,同比下降39%,这也造成了特斯拉的均售价同比下降6%。

虽然特斯拉没有公布全球各个市场的交付数字,但很明显,中国市场仍然是特斯拉的福地。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特斯拉中国第三季度销量已经达到13.21万辆,相当于占据了特斯拉当季交付量的半壁江山。

此外,特斯拉的产能提高也得益于上海工厂。数据显示,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三季度的总产能为133238辆,其中将有一半的产能用于出口。特斯拉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在整个第三季度,上海超级工厂仍然是特斯拉出口的主要中心。

虽然业绩再创新高,财报发布后,特斯拉股价却不升反跌。特斯拉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下跌0.9%,此前在周三的常规交易中收涨约0.1%。标准普尔500指数和道琼斯工业均指数均上涨约0.4%。

卖碳、炒不灵了

赚钱的,但也有没那么赚钱的。卖车收入增长的同时,出售新能源积分、炒比特在三季度却并未给特斯拉带来以往的收益。

出售碳积分曾是推动特斯拉盈利走高的重要力量,过去三年里,特斯拉出售碳积分的收入总额达到34亿美元,就连马斯克本人也被调侃为“卖碳翁”。

但最新数据显示,特斯拉第三季度从出售碳积分中获取的销售收入为2.79亿美元,是2019年第四季度以来的最低水

算上这一季度,特斯拉碳积分的收入已经连续两个季度下滑。汽车专家颜景辉认为,这可能与传统车企转型密不可分。这一年,许多传统车企加大了对新能源车的投资,特斯拉“卖碳翁”的生意确实遇到了冲击。比如特斯拉“碳积分老客户”大众,甚至以20%-25%的市场份额超越特斯拉,成为欧洲销量最高的电动车品牌。由此来看,特斯拉碳积分收入下滑也在预料之中。

而作为“炒大户”,比特曾在今年一季度为特斯拉带来了1.01亿美元的收入。马斯克曾在2月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已经在比特投资了15亿美元。

不过,二季度财报显示,特斯拉出现2300万美元的比特减值,三季度财报也延续了这一走势。截至三季度末,特斯拉数字资产总额为12.6亿美元,这一数字低于上季度的13.1亿美元,相差的5100万美元被报告为“与比特相关的损失”。

特斯拉也在寻找着新的支点,比如卖保险。财报中透露,10月初,特斯拉已经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推出了保险产品。特斯拉在财报中称,相信其保险产品比其他任何保险产品更准确。此前马斯克曾表示,特斯拉的这一保险产品,是一种根据实时驾驶行为(real time insurance)设计的真正的UBI车险。

而根据去年三季度财报说明会上马斯克的说法,保险未来将成为特斯拉的主要产品,保险业务价值将占到整车业务价值的30%-40%。

求解供应链危机

眼下,特斯拉打算乘胜追击,尽快扩大生产能力。特斯拉称在未来几年里,预计汽车交付量将实现年均50%的增长。

但增长的速度取决于设备能力、运营效率以及供应链的能力和稳定,供需难题再次成为特斯拉“甜蜜的烦恼”。

不久前的股东大会上,马斯克曾表示,目前特斯拉面临的供应链问题不仅是芯片,多条供应链均存在零部件短缺的问题。马斯克指出,零部件短缺是造成特斯拉产品延迟推出的原因之一。此前,特斯拉将其电动皮卡的推出时间延迟了大约一年,生产可能在2022年底开始。

这个情况在这一季度加剧。财报显示,特斯拉的全球库存周转天数仅有6天,上个季度,特斯拉的这一指标还是9天。 “尽管特斯拉的交付量几乎翻了一番,但由于半导体短缺、港口拥堵和频繁停电,工厂仍未满负荷生产。”特斯拉首席财务官扎奇·柯克霍恩(Zach Kirkhorn)在电话会上表示。

对于供应链短缺造成的影响以及如何应对,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特斯拉方面,但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回复。

投资人士称,特斯拉能在这种环境下提高汽车毛利率,将是一个巨大的积极因素。

但这并不意味着特斯拉彻底摆脱了供应链限制。“我们花在世界各地运送部件上的钱不是很多。”马斯克表示,零部件短缺和糟糕的物流情况使特斯拉的供应链面临巨大的成本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供应链短缺不仅影响着汽车生产,还影响着特斯拉工厂的进度。目前,特斯拉在得克萨斯州和柏林的两家超级工厂在建设中。得州工厂正在调试设备并制造第一辆预生产车辆;柏林工厂的生产设备测试正在进行中,预计在年底之前获得最终的生产许可批准。

“我们面前还有一段相当长的路要走。” 谈及新工厂时,柯克霍恩表示,“镍、铝等原材料的价格波动带来了‘成本结构方面的不确定’”。

至于下一步路该如何走,柯克霍恩指出,未来特斯拉必须降低产品价格,并进一步优化运营,“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继续走这条路”。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赵天舒)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