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耀分手 风光无限但在内也有自己的烦恼

2020-11-20 16:29:37

不论过程如何,任正非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结果。

17日,一个由30多家供应商、经销商合资成立的仅仅2个多月的新公司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深圳智信”)宣布正式从华为手中接盘荣耀品牌。

至此,从传言到否认再到突然消息落地,这场本该成为资本市场大事的交易事件就这么匆匆忙忙的结束了。

01

2013年,在华为的战略规划下,荣耀品牌诞生,目的很简单:

抢占中低端市场。

华为在手机市场采取的双品牌战略即便在目前看来也是非常成功的:

高端市场由华为Mate系列、P系列把持,中低端市场由荣耀品牌披荆斩棘。

不同的策略让华为在两个层面的市场都牢牢占据了主动权,如果不是芯片事件的发生,在中低端市场的荣耀未来可能真的很"荣耀",至少过去这几年是这样:

2017年,荣耀以5450万台的销量、789亿元销售额,登上中国互联网手机第一的宝座;

2019年中国手机行业整体大盘下滑近10%的背景下,荣耀在中国市场份额整体达到13%,成为排名第四、增长第二的手机品牌;

2020年,荣耀启动"二级火箭"全新战略,全面开启"智能手机市场中国前二,智慧全场景第一品牌的冲锋之路",但由于芯片制裁问题,使得荣耀陷入困境。

02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荣耀尽管在外披荆斩棘、风光无限但在内也有自己的烦恼:

我的未来在哪?

在华为的战略中,荣耀就是拿来抢占中低端市场的,这一点荣耀表现的已经非常不错了,但如果想要获得更大发展,荣耀就要独立,所以自诞生没多久荣耀独立问题就多次被提及。

对于这个问题,任正非的态度一直耐人寻味。

2014年,任正非关于这个问题的态度是“只要有利于发展,各自也可以考虑独立运作,目的是要能赚钱。”事实上对荣耀的独立是赞成的;

但4年不到,随着荣耀规模的越做越大,任老的态度也变化了。

在2018年华为总裁办1号文件中,任正非就用了大篇幅表达了对荣耀的定位:

“华为品牌走向高端,荣耀面向年轻人市场,形成 “双犄角”,各自应对不同的客户群体和市场。支持荣耀用轻资产的方法去辐射海外,尽快在海外把荣耀的模式构建起来。“你们就是‘喜马拉雅山’北坡团队。””

态度如何,从此后的一件事情可以看出端倪。

同年有传闻称荣耀将会独立发展并计划赴港上市,就连相关的宣传计划都已经到了箭在弦上的状态,只不过在临门一脚的时候被内部紧急叫停了。

03

在荣耀出售消息公布后,有媒体报道华为内部早就为出售荣耀一事准备了好几套方案给任正非,从结果上看,至少目前的这一套任正非是同意的,哪怕主观上不愿意。

那么这次出售对于这位已经76岁高龄的任老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从公布的结果看既不是传闻中的TCL、神州数码等、也不是小米等对手公司,而是仅仅成立了两个月原荣耀供应商、经销商组成的新公司。

用市场的评价说“即便是被迫卖,任老也给自己的企业找了一个最靠谱的下家”!

从结果上看,荣耀新的接盘方有着庞大的供应、经销网络,至少从销售上,保障了最大程度的稳定。

04

此次芯片危机意外的促成、加速了荣耀的独立,从任正非最近的一次表态看,他并不想荣耀独立,双品牌驱动下的华为在手机市场上披荆斩棘这是任老的规划。

尽管任老的倔强、不服输性格众人皆知,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种情况下以这种方式出售荣耀也许是荣耀最好的出路。

任正非说过很多名言,有一句叫“跌倒不可怕,可怕的是再也站不起来”!

不管是今天的华为,还是已经出售的荣耀,骨子里都有任正非那种倔强、顽强、不服输的精神,我们也期待着华为再次荣耀的那一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