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刻机提前研发?不能把无妄之火发在别人身上

2021-01-07 11:41:42

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我们三十年大限快到了。华为公司想不死就得新生,我们的组织、结构、人才……所有一切都要变化。

看到这段话结合现在的情况,不免感叹老爷子有点仙风道骨,料事如神。这是任正非写于2016年的《想不死,就要新生》,咱们现在看一下当时的创作背景。

2016年的华为

2016年,华为的三大业务实现全球销售收入5216亿元,同比增长32%;营业利润475亿元,营业利润率9.1%;净利润371亿元,同比增长0.4%。经营活动现金流492亿元。

三大业务营收情况:

运营商业务:销售收入290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占华为总体销售收入的55.7%。

企业业务:销售收入40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7%,占华为总体销售收入的7.8%。

消费者业务:智能手机发货量达到1.39亿台,同比增长29%,连续五年实现稳定增长,销售收入179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4%,占华为总体销售收入的34.5%。

营收区域:

欧非中东地区:销售收入1565亿元,同比增长22.5%,总体占比30%。

亚太地区:销售收入675亿元,同比增长36.6%,占比12.9%。

美洲区:销售收入441亿元,同比增长13.3%,总体占比8.5%。

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虽然当时已经跟美明里暗里交手数次,但动静没有这么大。华为一片大好!

但任正非却说了一句:华为的大限到了。

结合当下,咱们做个事后诸葛亮,不得不佩服任正非对于局势的预判。有人肯定会跳出来说,这么神,还被卡在芯片上,早研发光刻机不就行了。

咱们今天就掰扯掰扯。

关于芯片

这是老话重提,网上有无数篇文章分析的很到位。

我们以另一种方式解析一下,假如华为从一开始就研究光刻机,自己代加工芯片。

一、光刻机

《一网荷兰》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

光刻机设备供应商ASML总裁Peter Wennink,高端的EUV光刻机永远不可能(被中国)模仿,况且中国在知识产权领域有良好的规定。

因为我们是系统集成商,我们将数百家公司的技术整合在一起,为客户服务。这种机器有80000个零件,其中许多零件非常复杂。以蔡司公司为例,为我们生产镜头,各种反光镜和其他光学部件,世界上没有一家公司能模仿他们。

数百家公司的技术整合、80000多个零件。

咱们简单回顾下ASML的发展历程:

1984年,飞利浦与ASMI合资成立;

咱们跳过它悲催的几年;

1995年,上市;

1999年,收购MaskTools,改善光刻机的扫描和成像能力,提高了芯片产量;

2001年,收购SVG,掌握了投影掩罩瞄准技术、扫描技术;

2007年,收购光刻解决方案提供商Brion Technologies,掌握计算光刻技术,含分辨率增强技术RET以及光学邻近效应修正OPC;

2013年,收购光学技术提供商Cymer;

2016年,收购Carl Zeiss SMT部分股权;

2016年,收购台汉微科Hermes Microvision Inc. (HMI),强化公司的全方位微影技术解决方案(包括微影曝光系统、运算微影及量测)。

试问一下,华为在国内能去收购谁?去国外收购更不可能,华为当年收购一家3Leaf,老美都不让。

全靠自己研发,把三大业务的钱全扔去,会被活活拖死。

因为啥?

利润不够。

二、利润

全球半导体前道用光刻机的生产厂商有4家:

ASML、Nikon、Canon和上海微电子(SMEE),ASML一家独占7成的市场。

上图,ASML2019年销售额118亿欧元(约935亿人民币),这是占据全球7成市场的情况下。

如果多出一个如同ASML的华为,两者再分一下市场。华为仅有467.5亿人民币的市场份额。不排除另一种打击出现,这样市场份额就会更低。

三、产业外包

准确一点来说,ASML也是一家组装公司。

它的战略是:依靠全球产业链分工合作的方式,采取模块化外包协同联合开发。

光学镜头部件:德国Carl Zeiss生产;

光源:美国的Cymer(后被ASML收购);

计量设备:美国的Keysight(Agilent/Hewlett-Packard)制造;

传送带:荷兰VDL集团;

......

华为,也去找美国帮忙?

芯片设计

就算克服种种不可能的问题,有了光刻机,咱们开始造芯片吧。

不行!

因为没有属于自己的芯片。

有的同学说,不是有海思麒麟吗?

04年,华为旗下海思半导体有限公司成立。

05年,赔钱!

06年,赔钱!

07年,赔钱!

08年,推出首款内置QAM的超低功耗DVB-C单芯片,赔钱!

09年,海思K3,未商用,赔钱!

10年,赔钱!

11年,赔钱!

12年,海思发布四核手机处理器芯片K3V2,并搭载与Ascend D上市,还是赔钱!

13年,赔钱!

2014年5月,海思发布四核麒麟910T(kirin910T),搭载于华为P7,赚钱了!

整整十年,全在赔钱搞研发,通讯设备这点钱,都扔在里面了。以前搞光刻机的企业有Hitachi、GCA、SVG、Ultratch、ASET、Perkin-Elmer、Eaton、Zeiss......,但最终的下场不是被收购,就是已经彻底见不到了。

如果华为一边搞光刻机,一边搞芯片设计研发,有没有可能?

看下这个营收表就知道,2014年前华为增速平稳,要是再搞个光刻机研发。

这个无底洞真的有的填了,齐头并进,难!

ASML从1984年成立以来只搞光刻机,到2005年才实现盈利3.11欧元。对于一个企业来说,首要目的就是盈利。如果华为再加上光刻机,无疑是被束手束脚,华为也发展不到今天。

在华为通讯设备布局全球,移动设备发展之初,即便有心也是无力。

写在最后

现在网上出现很多不和谐的声音,大家的心情也可以理解。都希望我们能快点好起来,挫一下老美的锐气。但急不得啊,更不能把无妄之火发在华为的身上。

欧洲公布全球2500家公司研发投入,华为的投入已经是世界第三。就算是整个第一投入,它一家企业也造不出光刻机,再说光刻机后面还有代加工。

如果没有这次的打击,相信华为很快就能达到新的高度,实现任正非口中的新生。

但,谁知道对面不讲武德,一个最强国的定向打击,能扛住就不错了。

任正非-2016年8月15日在华为战略预备队建设汇报上的讲话《想不死,就要新生》:

渡过这轮危机,完成这一次改革,华为就在世界上真正站起来,这次改革应该是很重要的。但是结构改革是缓慢的,大家不要急,改快了最后反而是失败。未来我们需要什么能力,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干部,不知道。但是往前跑,我们就会一天比一天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