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旗下TCCL发起“追问”,引领青年科学家探索科学边界

2021-06-29 11:15:23

近日, 天桥脑科学研究院(Tianqiao and Chrissy Chen Institute,TCCI)全力支持了NeuroChat(神聊)全球华人青年科学家认知科学会议,吸引了近3000人次参会。会议虽然已经落幕,意犹未尽的青年科学家热情高涨,提出很多问题,希望能得到国际知名学者的指导。因此,天桥脑科学研究院为他们发起了“追问”活动。

TCCI与NeuroChat征集了近20个青年科学家们普遍非常感兴趣的的认知科学问题,在全球范围内邀请相关的资深学者回答这些问题,帮助青年科学家们了解行业顶尖的科研水平与发展概念,促进跨学科、跨地域的交流。

追问收到的第一个回复来自TCCI加州理工学院脑影像中心主任Ralph Adolphs教授,发表在追问官方公众号nextquestion上。 Adolphs教授主要研究人类社会行为的神经和心理基础,他的研究侧重于探索人们如何从面部表情中识别、感知和处理情绪和其他社交线索。

问题一:近十年内,社会神经科学领域的最大突破是什么?

Ralph Adolphs教授:我认为过去十年,社会神经科学最大的突破是该领域的科学家开始利用其他学科发明的定量工具来解决社会神经科学中的许多问题。这里我想着重强调两个技术方向:(1) 强化学习以及决策神经科学和神经经济学科过往所开发的所有相关计算模型(我在加州理工学院的同事John O'Doherty、Colin Camerer以及学院中的其他同事都是这方面的世界专家);(2) 计算机视觉和用于处理人脸的深度神经网络(我自己的实验室一直在使用这些技术,加州理工学院的同事Pietro Perona也是这方面的专家)。总之,这些工具让我们能够建立人们如何感知他人的计算模型(脸部或身体姿态的哪些特征表示着某人是否值得信任或友好,等等),以及人们如何决定自己的行为,比如信任或不信任谁。

问题二:展望未来,社会神经科学领域的发展面临着哪些挑战?

Ralph Adolphs教授:从我的角度来看,未来社会神经科学的两个最大挑战是真实世界(real-world context)和意识体验(conscious experience)。首先是真实环境,虽然我们对大脑如何处理社会刺激和做出社会决策的建模和理解越来越好,但这些建模和理解仍然只是应用于实验条件下研究人员控制的“玩具”模型上。对于真实环境中的实际社会行为,我们需要开发更多的工具,以纳入真实世界中完整、丰富、有互动的环境。为了实现这一目的,我们可能需要更好地测量真实世界的社会行为,并积累更多的数据。而对于意识体验,社会心理学中有影响力的人声称,社会心理学是对经验的研究,有些人则认为社会神经科学亦是如此。在社会交往中,我们个人所关心的很多事情都涉及到我们与他人的经历,所唤起的感受等。不仅仅是社会神经科学,这仍然是所有学科研究中悬而未决的问题之一,即大脑如何产生对社会世界(或任何东西)的意识体验?

Adolphs教授的回答启发了青年科学家们,在思考讨论之后,他们继续向Ralph Adolphs教授及相关领域的专家发起追问,进行了更深一层的探讨。第二位回答提问的知名学者是纽约大学神经科学教授György Buzsáki,更多国际知名学者的回答正在收集中。

青年科学家们发挥“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科研精神,充分利用了直接与资深学者的交流的机会,提出了自己长久以来的疑问、阐述了自己的研究观点。围绕这些青年学家关注的问题和资深学者的回答,TCCI还会组织追问研讨会,期待在交流中产生更多思想的火花。

关于天桥脑科学研究院

天桥脑科学研究院(Tianqiao and Chrissy Chen Institute,TCCI)是由陈天桥、雒芊芊夫妇私人出资10亿美元创建的,旨在支持、推进全球范围内脑科学研究,造福全人类。

TCCI一期投入5亿元人民币支持中国的脑科学研究,与上海周良辅医学发展基金会合作成立上海陈天桥脑健康研究所(又名TCCI转化中心),致力于提升脑健康和脑疾病治疗研究和成果转化。后又与华山医院、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等建立战略合作设立了应用神经技术前沿实验室,投入相关技术的直接开发和研究。在国际上TCCI与加州理工学院合作成立TCCI加州理工研究院,设脑机接口、社交与决策神经科学、系统神经科学、分子与细胞神经科学、大脑成像、神经科学教育等多个中心,重点关注大脑基础研究。TCCI还在全球持续支持了包括中国,欧洲,日本,美国等国家神经科学年会。TCCI已经成为全球最知名和最大规模的支持人类脑科学研究的研究机构之一。

关闭
新闻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