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上涨不少刺激性政策都指向光伏行业

2021-02-23 10:17:36

2020年,光伏行业正值当打之年。据北京商报记者统计,截至2月4日,已有68家光伏行业上市公司披露了2020年业绩预报,其中59家企业净利润实现同比正增长。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光伏行业整体飘红,但产业链上下游不同板块的表现差异明显。一方面,部分中游企业面临较大成本压力,净利润下滑明显;另一方面,上游企业普遍赚得盆满钵满,并吸引大量业外资本纷纷跨界布局光伏上游产业链,但这也带来竞争升温、产能过剩的新风险。

行业恢复较快

在已披露2020年业绩预报的68家光伏行业上市公司中,有59家企业2020年净利润实现同比正增长,数量占比超过八成;30家企业净利润同比增幅超过100%;14家企业扭亏为盈。

具体来看,2020年隆基股份净利润预计高达82亿-86亿元,总量位列68家光伏企业之首;而天合光能、信义光能、福斯特、阳光电源、正泰电器、福莱特6家龙头企业净利润也均超过10亿元;露笑科技净利润预计同比增长553%-611%,增幅位列68家光伏企业之首。

“在疫情冲击下,光伏属于恢复速度较快的行业。”中国投资协会能源专委会专家王淑娟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受出口因素影响,中国光伏行业的发展与全球市场行情密切相关。疫情下,各国相继出台刺激性政策以提振本国经济,新能源是全球普遍认可的投资方向,因此不少刺激性政策都指向光伏行业,这使得全球市场对光伏产品的需求旺盛,利好中国光伏行业。

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球光伏新增装机量为130GW,同比增长13%,且增幅高于2019年;中国光伏组件产量为124.6GW,同比增长26.4%,其中78.8GW的光伏组件出口海外市场,同比增长18%,出口量占产量比重高达63.2%。

不仅海外市场需求旺盛,国内光伏市场也实现较快增长。2020年,中国光伏新增装机规模为48.2GW,同比增长60%,累计装机规模为253GW;光伏发电量2605kWh,同比增长16.2%,占总发电量比重也升至3.5%。

对此,能源经济专家董晓宇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国内光伏市场2020年的较快增长离不开产业政策的推动,此前国家能源局下发的2020年光伏发电项目建设方案,强化了光伏发电项目的电力送出和消纳保障机制,提高了光伏发电项目的市场竞争力,助推产业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组件板块两头承压

行业整体增长迅速,但仍有部分企业的业绩表现不佳。预报显示,2020年协鑫集成、中利集团、亿晶光电、东方日升等企业均出现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或者由盈转亏的情况,其中,中利集团净利润预计亏损达26.09亿-29.07亿元,同比下降4871.07%-5421.57%,亏损总额和同比降幅均位列68家光伏企业之首。

王淑娟表示,上述业绩不佳的企业大都存在业务结构单一的问题,它们非常依赖光伏组件销售业务,缺乏对产业链上游的布局。反观晶澳、晶科等业绩表现较好的企业,它们虽然也销售光伏组件,但同时也布局上游硅片等业务,且两部分业务比重基本相当,由此形成了垂直一体化的业务结构。

据了解,光伏产业链分为上游、中游、下游三部分,其中上游包括硅片、光伏玻璃、单晶棒、光伏背板、多晶硅锭等,中游包括光伏组件、蓄电池、汇流箱等,下游包括光伏发电系统、光伏应用产品。

“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光伏行业出现价格战,但垂直一体化布局的企业可以把自身上游业务资源更多输送给组件销售板块,使销售板块有更充足的‘弹药’打价格战;而业务结构单一的组件销售企业缺乏上游配套,在价格战中更被动。2020年下半年,上游硅料以及玻璃、胶膜等辅材价格大幅上涨,而下游客户的集采此前已完成,价格早已确定。这导致那些依赖光伏组件销售业务的企业两头承压,成本压力巨大,利润下滑在所难免。” 王淑娟说。

至于硅料和光伏玻璃涨价的原因,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发布的《光伏行业2020年回顾与2021年展望》(以下简称《年度报告》)中提到,2020年硅料涨价超50%,硅料生产属于化工领域,扩产周期长,自然灾害及事故造成减产,导致短期内供给严重不足;光伏玻璃涨价超100%,全年整体产能属于紧平衡,大尺寸及2mm玻璃结构性紧缺。

董晓宇也表示,去年下半年,在供应链涨价风波影响下,一线企业的订单情况明显要好于二三线企业,显示出市场向头部企业集中、强者恒强的发展趋势。行业内的一些企业如协鑫集成、中利集团等,自身业务结构在调整或者正在经历重组整合,没有很好地抓住产能快速增长的机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业绩下滑自然是预料中的情况。

竞争升温

值得注意的是,光伏玻璃、硅料的大幅涨价虽然让部分光伏组件销售企业压力重重,却让不少上游原材料企业赚得盆满钵满。2020年,主营光伏玻璃业务的福莱特、洛阳玻璃,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达到109.2%-131.52%、456%-530%,主营硅片业务的京运通,净利润同比增长为50%-75%。

在高利润诱惑下,业内外资本纷纷出手布局光伏产业链上游。在光伏玻璃领域,仅2020年9-12月便有13家企业扩张产能,投资总额超过400亿元,其中安徽燕龙基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2月宣布投资130亿元,扩建新增日产1.2万吨光伏玻璃材料生产线。在扩张产能的13家企业中,福耀玻璃、旗滨集团、德力股份等7家企业属于跨界投资。

“产能大幅扩张有助于缓解供需矛盾,但也会带来恶性竞争、产能过剩的风险。”业内人士表示。据了解,在2020年之前,光伏玻璃等辅材在光伏组件中的成本占比通常低于三成,而2020年辅材成本占比却逼近光伏组件总成本的一半。

除了产业链供需方面的问题,国内光伏产业还面临其他一些挑战。《年度报告》认为,目前外部环境错综复杂:全球疫情存在不确定性,各国宽松货币政策下汇率也存在波动风险,这些都会影响光伏行业的发展。另外,土地使用税等税费负担也成为光伏平价上网后降本的主要压力。

王淑娟认为,无论是从各个企业的投资热情来看,还是从国家有关部门的相关表态来看,2021年光伏行业还会保持增长,但国内新增装机量增幅百分比应该达不到60%这么多,具体能增长多少存不确定性。一方面,2020年国内新增装机量增幅之所以能达到60%,是因为2019年新增装机量只有30GW,基数比较低。另一方面,与其他采用核准制的能源不同,光伏发电采用的是备案制,很多经过备案的光伏项目还要看最终的落地情况。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