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研发机构与产业需求融合发展等方面做更多工作

2021-08-03 16:29:53

近年来,为提升创新体系整体效能,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多个省市开展新型研发机构建设。一时之间,新型研发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地涌现。但新型研发机构的成果转化能力,并非朝夕之间能够形成。

“新型研发机构并非一‘新’了之。”近日中国高科技产业化研究会人才工作委员会举办“新型研发机构建设”系列经验分享活动,多位专家均表示,在解决“卡脖子”技术难题和推动成果转化方面,新型研发机构承载了更高的社会期许,应在挖掘高价值专利成果、与产业需求融合发展等方面做更多工作。

迈不过去的坎儿

科技部印发的《关于促进新型研发机构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新型研发机构是聚焦科技创新需求,主要从事科学研究、技术创新和研发服务,投资主体多元化、管理制度现代化、运行机制市场化、用人机制灵活的独立法人机构,可依法注册为科技类民办非企业单位(社会服务机构)、事业单位和企业。

“促进新型研发机构发展,要突出体制机制创新,强化政策引导保障,注重激励约束并举,调动社会各方参与。”中国技术交易所总裁郭书贵表示,新型研发机构有利于进一步优化科研力量布局,强化产业技术供给,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推动科技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

但是,新型研发机构并非一“新”了之。郭书贵指出,无论是传统研发机构还是新型研发机构,“成果转化都是迈不过去的坎儿”。

截至2020年底,广东经认定的省级新型研发机构共有251家。针对现有的新型研发机构,广东省科技厅建立了飞行考察制度,采取飞行调研的形式对省新型研发机构日常建设进行抽查。

从2017年开始,广东省就对已认定的省新型研发机构加强日常监管、开展动态评估。广东省审计厅在审计中发现,部分新型研发机构研发和成果转化能力较弱,存在被认定后又不开展实际研发活动等现象。

广东省科技厅根据审计处理意见和核查结果,对76家新型研发机构进行整改跟踪监督,截至2021年3月,共淘汰46家不符合要求的新型研发机构。“研发和成果转化能力较弱”,是这些机构被淘汰的主因。

“新型研发机构,更多地体现在投资主体的多元化、管理制度的现代化、运营方面的市场化。”郭书贵指出,“与传统研发机构相比,新型研发机构在推动科技成果转化落地方面的路径选择、规范要求,甚至包括所面临的困难和问题都是一致的。”

挖掘高价值专利

在中国科学院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宋河发看来,我国无论是传统研发机构还是新型研发机构,都面临知识产权问题,“专利成果价值度不高,转化率低”。

“在推动高质量发展方面,我国做了相关战略部署,其中与新型研发机构相关的是知识产权内容,提出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创新型国家建设。”宋河发表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要解决知识产权尤其是专利成果“数量多、结构差、质量低等问题”。

郭书贵也表示,在解决“卡脖子”技术和推动成果转化方面,新型研发机构承载了更高的社会期许。“新型研发机构在高价值专利产出方面,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根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战略规划司的介绍,我国明确将以下5种有效发明专利认定为高价值发明专利: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明专利、在海外有同族专利权的发明专利、维持年限超过10年的发明专利、实现较高质押融资金额的发明专利、获得国家科学技术奖或中国专利奖的发明专利。

“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离不开高质量知识产权特别是高价值专利的重要支撑。”宋河发表示,“这就要求新型研发机构特别要加强原创成果突破,加强颠覆性技术创新,促进成果转化,强化知识产权的创造、保护和运用等。”

“比如开展石墨烯技术研发,不是说把经费给科研人员就可以了,而是要开展相关专利检索和分析;通过专利检索和分析,了解石墨烯研究的前沿、主要流派,以及还存在什么问题等,围绕可以改进的方向进行研发,最终形成新的科技成果和专利。”宋河发表示,类似这样的专利检索、分析,可以让研发更有针对性,也有利于高价值专利的挖掘。

与产业需求结合

今年6月10日,来自北京的新型研发机构——北京微芯区块链与边缘计算研究院发布了首款96核区块链专用加速芯片。该研究院院长董进表示,研究院通过建立联盟的形式,推动区块链芯片的落地应用;同时通过联盟企业发布应用场景的形式,促进区块链技术转移转化。

北京石墨烯研究院则提出了“研发代工”的理念,由企业提出研发需求,北京石墨烯研究院承接企业的研发任务。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石墨烯研究院院长刘忠范表示,这一产学研融合发展的新模式,直接对接特定企业的产业需求,开展定制化的技术研发,推动了科技成果高效转移转化。

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中科院过程所)高级工程师郝国防表示:“科研与产业的有效衔接,是新型研发机构实现成果转化的关键。”

郑州中科新兴产业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郑州中科研究院),是由郑州市与中科院过程所共建的一个省级新型研发机构。目前,郑州中科研究院建成了动力锂电池、绿色催化、离子液体法纺丝等9个规模化验证平台,先后承担了“高性能动力电池关键技术研究及产业化”“退役三元动力电池全组分清洁回收关键技术与工艺”等重大科技专项。

截至2020年底,郑州中科研究院共落地转化项目44项,新增申请专利34项,获授权22项,将成熟产品和技术进行市场化运作,围绕催化剂、固废利用等孵化科技型公司2家。

“新型研发机构要坚持政产学研结合、促进成果高效产出和就地转化的原则。”郝国防表示,研发机构要围绕地方发展的需求、产业发展的需求,切实解决问题,才能高效实现成果转化。

郭书贵也表示,新型研发机构的成果转化,要与创新创业深度融合。“创新创业与成果转化是相互支撑的协同关系,成果转化为创业提供机会,创业为成果转化提供新的出口。”郭书贵建议,“新型研发机构要鼓励技术骨干带着成果离职创业。”

关闭
新闻速递